日前,圣彼得堡大学举办了题为“新冠时代的教育系统:平稳维持问题”的研讨会,会上,教育专家们讨论了高校如何将疫情相关的风险降到最低,并在远程教学模式下与学生保持联系。

konf obr min 5

来自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欧洲大学、俄罗斯民族友谊大学、俄罗斯国立司法大学圣彼得堡研究院的教师,来自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育法中心、国立托木斯克大学教育法技术中心的专家,以及来自科学与教育制度智库、俄联邦教育立法中心的代表们参与了讨论。研讨会由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娜塔莉亚·舍韦廖娃(Наталья Шевелёва)教授主持。

圣彼得堡大学教学工作第一副校长玛丽娜·拉夫里科娃(Марина Лаврикова)指出,圣彼得堡大学在2020年的春季迅速转为了在线授课模式。

我们根据法律所要求教学内容和教学质量,保持在线教学的饱满。

——圣彼得堡大学教学工作第一副校长玛丽娜·拉夫里科娃

新冠大流行头几个月的经验表明,无论教师和学生身在何处,都可以运用技术有效地组织教学过程。可以安排讲课、咨询、撰写学期论文、毕业论文,甚至可以进行测验和考试。与此同时,建立高校之间的横向联系并团结合作也非常重要。“在疫情初期,圣​​彼得堡大学作为在线教育系统和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的领导者之一,免费向其他高校提供本校的各类课程,以便他们可以将其整合到自身的教学过程中去,”玛丽娜·尤里耶夫娜解释道。来自独联体国家的大约一百所大学利用这一机会,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签署了网络协议,将圣彼得堡大学的在线课程用作课程科目的替代品,或作为科目的组成部分。在强制自我隔离期间,超过13000名学生得以学习圣彼得堡大学的在线课程

圣彼得堡大学教育法中心主任维亚切斯拉夫·苏亚佐夫(Вячеслав Суязов)审视了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在线课程的若干问题——他特别以圣彼得堡大学的经验为例,提请与会者们注意,使用以预算资金建设的在线课程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当下,越来越多的意见认为,高校应该按照清晰易懂的规则,向所有国立高校的师生开放在线课程、科学设备、图书馆馆藏和其他以预算资金建设的公共财产。

圣彼得堡大学在国家“开放教育”平台上的课程数量和受众覆盖率均排名第一。现在可以访问圣彼得堡大学的177门课程和32个在线项目。

konf obr min 8

近年来得出的另一个重要结论是,在困难环境下,与学生相处时考虑各种社会心理因素是极为重要的。专家们注意到,当焦虑程度变高时,会开始影响教学过程的质量。人们不得不思考可以使用哪些方法和工具,在大学-学生、学生-教师以及其他链条中建立复杂联系。“我们看到了教学工具在高等教育中的重要性,”玛丽娜·拉夫里科娃说。“疫情期间引入了一项要求,即高校在兴办学士学位项目时不仅要投入教学,还应关注培育。”

高校信息系统也必须进行强度测试——包括企业信息系统(例如学生个人帐户、教师个人帐户)和外部信息系统。圣彼得堡大学副教授叶卡捷琳娜·德米特里科娃(Екатерина Дмитрикова)指出,在疫情期愈发明晰的是:高校必须拥有数字化内部交流机制,也要有数字化外部环境交流机制,以及与创办方进行交流的数字化机制。教育过程所有参与方之间交流的连续性和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机制。重要的是,不仅仅要在线上授课,还要组织远程录取,与申请者进行沟通。这种情况提出了加快制定规则的要求,提升了本地监管的作用,其中包括信息传输、个人数据保护方面。

与此同时,据圣彼得堡大学副教授伊利亚·瓦西里耶夫(Илья Васильев)介绍,各类数字教育平台的使用也带来了优势。比如许多项目,包括资质提升项目和再培训项目,都转移到了线上。“这已成为发展区域经济的途径之一,”伊利亚·瓦西里耶夫肯定道。“这类项目的学员可以待在家里,以虚拟模式进行流动。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城市中运用习得的知识和技能。”此外,在线模式激活了教育领域的良性竞争,消除了界限,让教育更加开放。

同时,高等教育对技术设备的要求也急剧提高。很明显,并非所有地区都有机会组织高质量的在线教育。对至今还未正式注册任何在线账户的教职员工而言,提高其数字技能的问题显得尤为突出。目前,高等教育的教师没有职业标准。

高校教师的准绳是竞争性选拔,有特定的资质要求。这些要求必须由高校来制定。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内莉·季维耶娃(Нелли Дивеева)

与会人员一致认为,国家通过监管规范负责提出各类现代的高质量的专业项目,而大学则应对专业项目的内容和教学质量负责,也就意味着要对能力培养和能力鉴定负责。 专家们计划定期举行教育领域的会议。圣彼得堡大学教育法中心的专家将继续分析已经发生的变化,并致力于使教育管理系统适应新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