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活动汇集了来自俄罗斯联邦从加里宁格勒到远东的 21 个主体的参与者。 来自俄罗斯联邦 9 个主体的 15 个科教机构的代表作了报告演讲。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在重点大学协会和西北联邦区大学校长委员会的支持下,组织了“俄罗斯的碳中和:问题与机遇”圆桌会议。 该活动以线上形式进行。

会议上讨论了评估温室气体排放和汇点、制定俄罗斯联邦主体气候安全证以及研究建立含碳试验场的建议等问题。 此外,还考虑了俄罗斯联邦碳捕集、运输、储存和加工方面有前景的技术问题,以及固存领域的金融、经济和法律问题。

圆桌会议由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地球科学研究院院长、俄罗斯地理学会副会长基里尔·奇斯蒂亚科夫主持。

chistyakov2

“碳中和的问题正受到媒体的积极讨论,并成为很多科学研究的课题。它与现代气候的变化问题有关,其历史可以追溯到 18至19世纪。正是在那个时候,在决定当今文明现代面貌的科技革命的最初阶段,出现了关于生育力消失和需要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观点。早在19世纪,主要研究者就开始研究气候形成的机制。如果我们谈到二氧化碳对大气和地球表面温度的影响,那么需要回顾一下斯万特·阿雷尼乌斯(瑞典物理化学家,电离学说提出者,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他在 1896 年相当准确地评估了二氧化碳气体对温度的影响,尽管没有考虑到气候形成的各个方面。基里尔·奇斯蒂亚科夫指出:“这是在他之后做的。在许多学者的著作中,我们可以找到分析地球上所发生事物的不同方面。西方和俄罗斯学者的所有这些研究逐渐形成了这样一种观念,即人类活动足以影响我们星球的状况。能源和温室气体排放的能量无法与火山爆发等自然过程相比较,但同样,我们的活动遍及整个陆地,蔓延到海洋,并成为全球环境变化的触发因素。而这反过来又会影响人类的未来,使我们要面临自我调节和自律的问题”。

来自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捷克共和国、中国、土耳其和美国的年轻科学家成为多库恰耶夫读书会的参与者

接下来应用生态学教研室主任、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叶夫根尼·阿巴库莫夫在圆桌会议上作了有关“俄罗斯研究碳多边形土壤有机质的途径和方法”的报告。

含碳试验场使得生态学领域的许多重要研究成为可能,例如开发和改进土壤和温室气体呼吸的田间和森林农化控制的地面技术,以及地上和地下植物量、根际的远程计量技术、土壤的农业化学控制和温室气体呼吸以及许多其他方面。

abakumov1

叶夫根尼·阿巴库莫夫讲述到: “土壤不是最大的, 而是含碳试验场中最重要的部分。俄罗斯的表面土壤极为多样化。各种类型土壤中的碳储量从每平方米几百克(如果我们以一立方米的土壤截面计算)到几十公斤(有时甚至超过一百公斤)不等。但在这里必须考虑到,在每个含碳试验场上,即使在一公顷之内,表面土壤也存在不同结构。我们面临的不仅是方法学问题,还有计量学问题:如何测量、测量什么、在哪里测量?土壤碳是我们正在不断流失的至少五种土壤有机碳。如果在俄罗斯土壤学创始人瓦西里·多库恰耶夫与德米特里·门捷列夫一起测量黑土中的碳含量时,这个数值在 10% 以上的水平,现在充其量是 6-7%。也就是说,由于侵蚀和排放我们已经损失了大量的碳”。

含碳试验场是具有独特生态系统的区域,其建造是为了在大学和科学组织的参与下实现气候活性气体的控制。

二氧化碳的排放是一个CO2 从土壤表面释放到大气中的过程。应用生态学教研室主任说道,我们正在谈论人为引起的排放,这种排放会因矿物肥料进入土壤而进一步加剧。

叶夫根尼·阿巴库莫夫强调说:“这是一个无益或益处很少的排放。 估值非常不同,但不幸的是,在我国这些估值的误差约为我们估值的 25%。 而含碳试验场的任务之一就是将这个误差降低到至少 10%。 到时候我们就能够更有信心地捍卫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的碳利益和优势”。

俄罗斯联邦科学和高等教育部于 2021 年启动了在俄罗斯地区建立含碳试验场以开发和测试碳平衡控制技术的试点项目。含碳试验场建设项目的实施符合俄罗斯联邦政府于 2019 年12月批准的至 2022 年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措施计划以及2016年12月通过的俄罗斯联邦科技发展战略。

大气物理教研室的高级研究员玛丽亚·马卡罗娃也同样展示了圣彼得堡市密集地区对气候和环境重要的气体排放到大气中的实验研究结果。

玛丽亚·马卡罗谈到:“我想在自己的报告中强调在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存在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温室气体排放量和科学气候数据并不总是一致。区域气候模拟的准确性取决于许多因素。其中一个因素是关于人为影响的全面信息,这在工业区和人口密度高的地区 — 现代特大城市中最为明显。特大城市不仅是“热岛”(一种气象现象,包括城市条件扰乱地区的自然气候状况),而且是各种物质排放到大气中的重要来源,其中包括温室气体和化学活性气体。 2019 年、2020 年和 2021 年,在圣彼得堡市密集区(俄罗斯)内进行了移动实验 EMME(排放监测移动实验),以评估圣彼得堡这个北方最大城市的温室气体(CO2, CH4)和化学活性气体(CO, NOx)的排放量”。

EMME移动实验由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德国)和不来梅大学(德国)联合开展。 该实验的目的是估算圣彼得堡地区具有重要气候和环境意义的气体排放量。实验结果表明,需要对圣彼得堡地区温室气体排放数据的可靠性进行进一步研究。

气候学和环境监测教研室主任阿尔乔姆·帕夫洛夫斯基在自己的演讲中也提到了制定气候安全证书和区域气候变化的应对计划的话题。

根据截至2022年第一阶段针对气候变化的国家应对措施计划,在俄罗斯联邦主体层面,应制定修改战略规划文件的建议书(以纳入气候变化应对措施)和气候变化的区域应对计划(以形成地区层面应对气候变化的有效和长期措施系统)。

阿尔乔姆·巴甫洛夫斯基强调说:“在过去的几年里,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专家一直积极参与这些文件的准备工作。例如,我们参与了为圣彼得堡地区建立洪水区的论证工作,参与了一项确定涅瓦湾水域冲积层最大面积的专项研究,以保持其在遭受洪水时的储存能力,并开始制定气候安全证书和圣彼得堡地区气候变化的应对计划。此外,我们集结圣彼得堡和列宁格勒地区区域气候变化应对计划的制定工作组”。

按照气候学与环境监测教研室主任所说,除了全球气候趋势外,在圣彼得堡市还表现出与“热岛”相关的局部特征。 因此大城市 — 俄罗斯联邦主体(圣彼得堡、莫斯科、塞瓦斯托波尔)具有许多在制定气候证书和应对计划时需要考虑到的特征。 气候变化对我们城市最不利的影响之一是海平面上升。

阿尔乔姆·巴甫洛夫斯基指出:“现在圣彼得堡已经符合气候区的参数,这些参数与规范性文件中规定的参数不同。 将来至2050年该市人口密集区的建设和气候区域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这是城市总体规划和圣彼得堡与列宁格勒州共同发展规划中必须考虑的因素”。

施工气候区 — 施工区,其范围由影响建筑物热平衡和建筑物生物气候舒适度的气候特征确定。

最后一位来自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演讲者是经济学博士、信贷理论与金融管理教研室教授娜杰日达·利沃娃,她就可持续资金的理论和国际实践进行了演讲。 在她的报告中研究了可持续资金的概念、可持续资金领域以及为可持续碳中和发展调动财政资源的一系列实际解决方案的问题。

正如教授所指出的,对可持续金融的科学解读具有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工具方面(将新的(“可持续”)原则整合到金融决策过程中),其中包括与传统金融工具相关的新原则的适应以及面向新原则的创新金融工具的开发。第二个层面是制度方面(可持续金融发展的制度形成)。它包括金融发展制度条件的现代化,主要是金融调控,以及金融制度运作的新原则和规范。对可持续资金的科学解读的最后一个层面是功能方面(需要获得新功能的金融系统的转型),这意味着金融系统的传统功能(主要是信息和控制)的转变以及金融系统的环境和社会功能的激活。

娜杰日达·利沃娃指出:“气候议程已成为将可持续资金引入实践的最重要驱动力”。

来自俄罗斯国立研究大学高等经济学院、喀山(伏尔加地区)联邦大学、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沃耶伊科夫地球物理总台、俄罗斯科学院的远东分院伊利切夫太平洋海洋研究所、阿姆莫索夫东北联邦大学、以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命名的乌拉尔联邦大学、以康德命名的波罗的海联邦大学、远东联邦大学和圣彼得堡基洛夫国立林业技术大学的代表们作了报告演讲。

根据圆桌会议的结果,与会者指出了为含碳试验场测量系统的组织和运作制定统一战略的必要性,包括为俄罗斯含碳试验场网络建立计量基站;需要建立一个全俄中心,以协调含碳试验场的运作并对来自试验场网络的数据进行集中分析;需要开发适合区域的物理化学和生物地球化学模型,旨在同化和分析来自含碳试验场网络的测量数据;需要对俄罗斯森林和农田的碳吸收能力进行可靠评估。此外,还强调了讨论用俄罗斯类似设备(主要是用于含碳试验场的设备)替代外国制造的进口设备问题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