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企业准备好向可持续发展商业模式3.0过渡了吗?需要考虑本国国情吗?是什么导致大家愈发关注ESG问题?在圣彼得堡大学高等管理学院举行的“2021——新兴市场”学术会议上,“可持续商业:战略转型”圆桌会议的与会者们试图回答这些问题。

blagov

圆桌会议在第八届“新兴市场”国际会议(EMC)的学术分会场“社会中的商业:企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新现实与实现”框架内举行。今年会议着重关注疫情大流行对经济进程的影响,其主题为“在碎片化的新世界中团结各国、组织和人民”。分会场按照传统与国际社会商业学会(ABIS)合作。

“可持续商业:战略转型”的讨论延续了“真正的可持续发展商业”热点概念(True Business Sustainability/Business Sustainability 3.0)在实践方面的探讨,后者由瑞士圣加里大学的托马斯迪利克(Томас Диллик)教授早些时候在学术分会场上提出。俄罗斯企业的代表应邀参与了讨论,包括北方钢铁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俄罗斯铝业公司、IBM俄罗斯与独联体分公司、Beeline、乐华梅兰。

当下存在三种可持续商业模式。第一种——最简单的(“可持续商业1.0”)——即企业认识到它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并准备将其最小化,从而降低相应风险。“可持续商业2.0”模式意味着企业遵循“对我有益,对社会有益,对自然有益”的范式。热门概念“真正的可持续商业3.0”需要更深地沉浸入全球性问题的解决中,这种模式若非企业采取额外的努力改进商业模式并发展各级合作伙伴关系,便不可能达成。

据圆桌会议主持人,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企业社会责任中心主任,国际战略管理教研室副教授尤里·布拉戈夫(Юрий Благов)介绍,这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道路是时代的要求。他强调,可持续发展与ESG的普及问题急剧增长,需要协调该领域所有专家的努力,包括研究人员、顾问和管理人员。只有共同努力才能提高俄罗斯企业管理的水平,并避免在这一复杂的跨学科问题上误入歧途。

“如果可持续发展的传统定义敦促我们顾及子孙后代,那么今天反映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全球议程实际上已经显现出危言耸听的特征。对于当代人来说,这是一个新现实,基于ESG标准的市场和利益相关方的期望正在迅速变化。此外,正如迪利克教授正确指出的,我们面临着所谓的大割裂现象:尽管企业的责任增加了,但全球问题仍在继续恶化。出路在于发展各利益相关方的资本主义,其特点已经被理论家们讨论了很长时间,”尤里·布拉戈夫强调道。

俄铝可持续发展总监伊琳娜·巴赫金娜(Ирина Бахтина)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与重大投资和成本相关的可持续性,其各项属性并非总能在企业层面资本化,或在产品服务层面货币化。在她看来,“无论听起来多么矛盾,在产品服务的消费者层面上,最简单、最好测量并最好理解的货币化属性,就是环保属性:减少对环境的影响(E),积极的社会影响 (S)和企业伦理治理(G)属性仍然是间接影响企业市值的因素,、且难以转化为客户的语言。”

ESG(英文Environmental, Social, Governance)从狭义上讲——是所谓负责任投资的标准(包括环境、社会,也包括公司治理领域);从广义上讲——则是确保特定公司、国家和整个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因素。

IBM俄罗斯和独联体分公司企业社会责任总监伊琳娜·叶夫列莫娃-加尔特(Ирина Ефремова-Гарт)点评了系统性应对“大撕裂”挑战的重要性:“危言耸听是眼见局势不平衡的迹象。许多人在ESG的各组成部分进行选择,不少人奔向E——即生态,却忘记了公司治理和公司行为(G)所扮演的角色。如果没有这一点,如果不将这些最高价值观植入到公司的标准、使命、战略中,融入到日常生产活动中,就很难得到员工和管理者的理解和接受这一点,即解决社会问题对公司是有益的。”

圆桌会议的与会者们表示,俄罗斯领军企业完全顺应了可持续性商业转型的全球趋势,尽管现在谈论俄罗斯乃至全球的范式转变还为时过早。可持续性商业转型的个别特征已经出现并快速发展,这种发展是被迫的和矛盾的,实际上并不是理想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