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俄罗斯已担任北极理事会主席两年,该理事会是协调北极圈地区合作的权威国际组织。与此同时,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成立了北极项目办公室。 该办公室负责人、政治学博士娜塔莉亚·米哈里琴科娃谈到了北极地区研究的特点、联盟框架内互动的重要性以及我校的新结构工作计划。

 

娜塔莉亚·阿列克谢耶夫娜,请告诉我们北极项目办公室的工作有哪些特点?为什么选择这种形式来解决北极问题?

任何关于优先事项的工作都需要集中资源——包括内部和外部资源。在国家层面,这是执行国家优先项目的特别办公室的活动;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层面(考虑到其巨大潜力和特殊结构),这是北极项目办公室的优先选择。该办公室将促进积累科研和教学工作者的潜力以及大学的基础设施,以执行更新后的俄罗斯联邦至2035年北极地区发展和确保国家安全战略Стратегии развития Арктической зоны РФ и обеспечения националь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на период до 2035 года 以及圣彼得堡国立大学2021-2030年发展计划Программы развития СПбГУ на 2021–2030 годы。我校校长尼古拉·克罗帕切夫已经设定了从北极倡议、加强伙伴关系以及教育和科学活动成果的角度开展项目活动的任务。

 

对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来说,项目办公室的建立并不是第一个北极项目。请问,它能为这个方向的发展带来什么新的东西?

目前,我校在北极开展了超过 127 项科学研究。同时,俄罗斯联邦北极地区的开发和国际合作的任务意味着解决许多问题方面的合作,包括通过向其提供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教育资源来为地区大学提供人员配备和支持。国家项目“科学与大学”的活动为俄罗斯大学设定了进入优先领域领先研究的前五名国家的任务。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还与北极地区的各大学建立了伙伴关系:例如,我校积极支持在北极地区大学(北方(北极)联邦大学、雅库茨克国立文化学院、摩尔曼斯克北极国立大学等等)的基础上,根据 《2030 年优先计划》创建的北极联盟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北极项目办公室的主要活动领域是什么?它将做哪些事情?

北极项目办公室有五个重点关注领域。第一个是教育领域,其中包括为北极地区的开发项目配备人员以及与北极地区各大学建立伙伴关系。二是科学方向:支持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科学家们开展的研究,合作解决俄罗斯更新北极战略的科学问题。三是通过在北极开展项目活动来加强国际活动与合作。例如,开发北极大学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Арктики主题网络的项目提案以及跨文化交流领域的项目目前正在制定中。第四是参与联盟和组织实施有关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北极专长的活动。最后,第五是对相关项目计划的支持。

mihalchenkova 3

您为自己设定了什么目标?新结构将带来哪些改变?

如今,正在对我校的北极专长进行所谓的审核,包括员工、项目、教育计划和基础设施。显然有必要让教学人员和科研人员了解支持北极项目的现有选择以及合作的好处。在不久的将来,北极大学俄罗斯办事处将为感兴趣的工作人员团队举办研讨会,讨论如何支持有关北极的项目提议和活动。此外,将继续开展项目管理的实施工作,以获得支持并实现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在这一战略方向上的现有潜力。

 

如果我们谈论该办公室的下一步计划,那么它将是什么?

这里可以确定四个主要方向。首先,有针对性地支持我校校内的团队和研究人员。其次,与摩尔曼斯克北极国立大学共同开发数字信息和分析平台“北极-2035”。第三,是对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博物馆档案的研究,从而开发北极收藏品和促进“俄罗斯北极博物馆”项目的合作伙伴关系,促进发展北极研究领域的科学数据,支持创建统一的北极研究来源书目目录“北极图书馆”倡议。

此外,我们接下来的计划之一与包括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在内的支持北极联盟的各组织有关,而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单。名单中包括北极大学Университет Арктики、“国家北极科学与教育联盟”协会(NANOK)Ассоциация «Национальный арктический научно-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й консорциум» 、世界级的 “俄罗斯北极:新材料、技术和研究方法” 北极项目办公室НОЦ мирового уровня «Российская Арктика: новые материалы, технологии и методы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北极世界历史和文化遗产”联盟Консорциум «Мировое историко-культурное наследие Арктики» 、圣彼得堡北极科学生产小组ASM4Научно-производственный арктический кластер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а、“东部国家规划中心” FANU(FANU“Vostokgosplan”), ФАНУ «Восточный центр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го планирования»和北极发展项目办公室Проектный офис развития Арктики。现与萨哈共和国(雅库特)项目办公室正合作开展一个名为“北方人才”的行业项目,旨在以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为基础在“北方:可持续发展领域” НОЦ мирового уровня «Север: территория устойчивого развития»世界级科研中心框架下培养科研人才。

为什么北极项目办公室是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基础上开设?

从一开始,北极问题就是由俄罗斯最古老的第一所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科学家们掌握和发展的。俄罗斯科学和教育在世界领先地位的新任务使我校积累了必要的资源和支持。

 

请告诉我们您在北极项目方面的经验。

2016 年 6 月,我在担任瑟克特夫卡尔皮基里姆·索罗金国立大学代理校长时,在北极地区 13 所大学校长的支持下,成立了国家北极科学与教育联盟создан Национальный арктический научно-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й консорциум (NANOK),这使得为发展北极развития Арктики的任务集中了教育资源。在我担任科米共和国教育、科学和青年政策部部长期间,作为俄罗斯教育和科学部工作组的一部分,成功实施了沃尔库塔、因塔和乌辛斯克等单一工业城镇的人才项目。作为科米共和国政府副主席,我负责监督国家项目的社会板块以及项目实施。那是我们成功地利用各种来源的资金(社会基础设施、北方医务人员培训等等)开展了作为国家项目框架下的活动。

 mihalchenkova nanok

请问,在北极项目办公室的哪个工作领域您最得心应手?哪些工作最有趣?

全球化时代的大学管理一直是我的专业活动中的科学兴趣和专长。 2018年,我的题为“高等教育领域国家政策的政治决定因素:全球和国家的相互关系”政治科学博士学位论文диссертации答辩(博士导师为国际政治进程教研室教授加林娜·格里巴诺娃)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举行,该论文介绍了俄罗斯和金砖国家大学管理的方案。

当然,对我来说,管理北极项目办公室最重要的事情是与人、与科学家们以及北极地区各大学和科研中心的领导层打交道。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当我们不诉诸于竞争,而是依靠合作和伙伴关系的时候,就会产生新的有趣的结果,它将成为对俄罗斯科学、教育和北极利益发展的重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