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员是最复杂,也是压力最大的职业之一,一个错误造成的代价会非常巨大,能快速准确传递说话人的意思,且不添加自己的评价,那么对译员的评价就越高。没有翻译就无法在外交和国际经济以及体育运动中进行沟通。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第二届翻译夏令营中对这门复杂且多样的专业的各个方面进行了探讨。

共有来世全世界33个国家的700多名翻译领域的专家参加了会议,其中包括比利时、英国、匈牙利、德国、希腊、格鲁吉亚、白俄罗斯、摩尔多瓦、阿拉伯、波兰、葡萄牙等国家。根据大量参会者的请求,本次活动以线上形式举行,因此才能有如此多的人员参会。今年,主办方扩大了主题范围,根据十种语言设置分会场,分别是英语、德语、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芬兰语、希腊语、汉语、日语和阿拉伯语。“分会场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翻译夏令营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让范围较小的专家们能够和同行互相交流,探讨自己语种中翻译工作的特点”,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外语系系主任斯维特兰娜强调说。

第二届翻译夏令营再次召集了特别专家和优秀大师。他们有的是具有丰富科研和教学活动经验的专家,有的是在许多最高级别的活动上工作的顶尖实践翻译家, 也有翻译学的学者和理论家,还有翻译领域先进技术的企业家和专家。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外语系系主任斯维特兰娜·鲁布佐娃

同声传译在专家的报告和大师班上受到特别关注。塔季亚娜·车尔尼戈夫斯卡娅认为,同声传译是最耗费精力的认知活动之一。

“专业译员所展现出的处理信号的速度和输出结果的准确性,如果没有经过多年的训练和严格的选拔是无法达到的。这种复杂思维技能的变异长久以来都吸引着研究人员的注意”,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认知研究学院院长指出,“但是最初的研究显示,这里面存在着很多方法难点。比如,同声传译不可能进行第二次一模一样的重现,因为译员每次都按照自己的方式对同一个语言材料进行翻译,此外,对文本的熟悉程度也影响着翻译的表现。当然,从理论上说,可以把翻译过程的本身分解成几个部分,但是对于世界上通用的实验工作来说,这在实践中是很难重现的”。她在报告中讲述了神经科学是如何对同声传译时大脑内部所发生的过程进行研究的,大脑的哪一部分表现最为积极以及它们和语言的理解与判读有怎样的关系。

目前,各类研究中最受关注的是对工作记忆、注意力以及在不同任务之间进行切换的能力的研究。其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不仅有心理语言学方法,还有神经科学的方法,即借助复杂的脑造影器、功能磁共振方法以及正电子发射层析透视的方法进行观测。塔季亚娜·车尔尼戈夫斯卡娅介绍说,所获得的数据表明,同声传译实践不是单纯的语言学技能,在这一领域中的成功将会对其他认知能力产生潜在的正面影响。

然而,专业设备的使用让实验环境对于参与其中的同声传译员来说变得更有压力,增加了同声传译“生态学”研究的难度。因此,认知科学家目前正在寻找能够不破坏译员所习惯的环境的研究方法。

关于研究的详细内容可以阅读 «同声传译是一种极限认知过程(实验研究概述)» 和 «同声传译:极限认知负载自主支持的特点»两篇文章。

圣彼得堡高等翻译学院院长伊琳娜·阿列克谢耶娃的发言主要关于翻译领域的发展。她指出,译员的活动在几百年间发生了重大变化,从不需要证明人,也不注重质量的语言沟通工具变成了开放信息空间中的文化媒介。“如今,信息的容量和结构性就像是无边无际的海洋,我们新的工作环境也与之相关。开放信息空间的价值是什么?尽管诡计骗术仍然存在,但是实际操作却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人们很快就能发现骗局”,伊琳娜·阿列克谢耶娃说,“信息传递的速度在变快,距离已不再是问题,疫情所带来的的情况也正好说明了这一点。但是我认为,信息对所有人的开放性仍然很重要。如今你可以对任何数据进行检查,而共享信息的体量也在急剧扩大”。

她在发言中提到人与文本之间的关系、新的翻译功能的出现、机器翻译技术减轻日常工作的应用以及译员教学特点等问题。

当代世界正在改变科学。虽然基础性的内容无法改变,世界还是将科学浸入实践并对其进行更新。

圣彼得堡高等翻译学院院长伊琳娜·阿列克谢耶娃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第二届翻译夏令营的参加者不仅收听了讲座,还参加了专家讲授的交替口译、同声传译以及文学翻译的大师班课程。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AIIC)成员、同声传译员安德烈·法拉列耶夫讲述的同声传译中的定位法。

“刚开始从事同声传译的译员都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发言人的身上:这样就会非常担心没有听清楚或者不明白发言人在说什么,尤其是当发言人有口音的时候,同时还会害怕自己没有跟上发言人。不管什么样的语速在他看来都是飞快的”,安德烈·法拉列耶夫说,“结果就是在进行翻译的时候,声音中会出现慌张,同声传译员开始变得无法理解说话人的意思,他这时所做的就不是翻译,而只是单纯的词语替换”。

要解决这一问题,可以使用定位法,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将语句意思进行分割并翻译,译员一开始可以慢慢来,之后不论发言人的速度有多快,译员都可以快速进行操作,不用纠结于词汇或者结构,并用完整鲜活,而非生硬的俄语大声地翻译出准确清楚的(同声传译员称之为“对照的”)语句。

安德烈·法拉列耶夫认为,有经验的同声传译员只把30%的注意力放在发言人身上。

他认为,任何发言都是由内容和词汇外壳组成,因此他在发言开始的时候会有意识地落后说话人15个词左右,在理解发言主题之后再开始翻译。之后,与说话人之间的脱节会缩短或者保持原状,如果发言人不是用母语发言,那么他说的内容往往不是他想说的,而是他能够说的。他可能会将完全不同的意思套入个别词语和成语中,或者不能正确说出屏幕上显示的内容,这都会在无形中增加同声传译员的工作困难度。

为了阐明在翻译工作中理解发言本质的重要性,安德烈提出对“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fence”这句话进行翻译。“如果我们语句的形式所迷惑,那么我们就会按照词语的字面意思进行翻译,这样就会破坏整句话的含义。但是如果我们对其进行理解后,就会翻译成‘Хорошо там, где нас нет’。大家要注意的是,在这个例句中,所选择的俄语和英语单词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所表达的意思是一致的”,同声传译员指出。在他结束发言后,他为学员展示了一堂同声传译大师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