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列别杰夫考古学、历史社会学和文化遗产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对大斯特列姆列尼耶村的古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目前,该座古墓是已被完全研究过的中世纪末期以及新时代初期伊若拉古墓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发掘工作中对350多座埋葬坑进行了研究。这样的工作在三十年来还是首次进行。

古墓位于索斯诺维博尔市附近。1980年代,英格曼兰的著名研究员、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毕业生奥莉佳·伊戈尔耶夫娜·柯尼科娃发现了这座古墓,并对其进行了部分研究。

“列宁格勒州的大部分地区都是以前的英格曼兰。这里曾经生活着芬兰乌戈尔少数民族,包括沃德人、伊若拉人以及其他民族的人。自19世纪末开始,考古学家们徒劳地搜寻着他们之后留下的古迹。通常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研究人员才找到或者注意到这些古迹,并对其进行理解……民族学家奥莉佳·柯尼科娃就是其中之一,她的工作与考古学有着交集。她是伊若拉人,她在英格曼兰少数民族信息保存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大斯特列姆列尼耶村的古墓位于芬兰湾旁一座美丽的大山山顶。在这里进行第一批小型发掘工作的正是柯尼科娃”,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列别杰夫考古学、历史社会学和文化遗产实验室主任伊莲娜·米哈伊洛娃讲述道。

mogilnik 1

古墓位于村庄北部边界处一座沙土山丘的顶部。1980年代,墓地北部曾有一座采砂场,这里的工作在改革时期就停止了。2000年代末期,采砂场恢复工作,到了2015年,一部分墓地已经遭到破坏。

2019年,在考古学实验室高级研究员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的领导下开始进行抢救性考古工作。研究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发现了100多个13-15世纪的埋葬坑。这些工作表明,墓地所占面积要比想象的大得多,整个山顶都是墓地。

以前,当地的居民对山上的古墓还保留着一些记忆,他们把古墓叫做“瑞典墓地”并将其与死去的瑞典人联系在一起。

考古学实验室高级研究员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

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指出,“对古墓概念的转变在很多地区(列宁格勒、诺夫哥罗德、普斯科夫、斯摩棱斯克州以及白俄罗斯)都是非常典型的,那时候古代村庄的墓地都不是与自己的祖辈有关,而是与进入各个地区的占领者有关。根据地区不同,古代墓地被有的被叫做‘瑞典墓地’,有的则是‘立陶宛墓地’,又或者是‘法国墓地’”。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影响以及需要协调额外的工作,考古发掘暂时停止。今年五月,由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考古学实验室研究员基里尔·施梅列夫领导的发掘工作继续进行。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也参与其中。

此次研究共发掘了350多个13-17世纪的埋葬坑,出土了服装饰件、贴身的东正教十字架、陶瓷餐具残片、刀具、女性装饰品、战斧、瑞典和俄罗斯的钱币等物品。

大斯特列姆列尼耶古墓对于研究西北地区民族历史非常重要。也许这座墓地是伊若拉人留下的,他们是说芬兰语且信仰东正教的当地居民,是芬兰湾沿岸的农民。为整个英格曼兰命名的伊若拉人的历史与诺夫哥罗德西北部地区以及后来的彼得堡省的历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所发掘的墓地中一部分属于瑞典统治时期。最晚的墓葬不早于1671年,这是墓地中所发现的瑞典钱币上压铸的最近的一个日期。这个钱币是在墓地西南处的最晚的一个埋葬坑中发现的,确定了钱币停止使用的日期。

人类学家目前正在对遗骸进行研究。可能的话,研究结果除了得到一些简单的特征(比如性别、年龄、创伤等),还能在被埋葬者之间建立起亲属关系,对病人的生活质量由更多了解,并获得一些其他的信息。

我们知道了很多有趣的细节,比如与欧洲城市的贸易往来,其中多半是与纳尔瓦的贸易。

考古学实验室高级研究员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

“人们普遍认为,17世纪的农民是很贫穷的,他们每天忙于获得食物。但是从墓地中发现的非本地工艺,而是源自欧洲工艺的银质纽扣或者铅笔刀都说明他们的生活要比之前想象的更加富裕。进口的刀具非常像现代的餐刀。目前我们还无法确定曲柄的夹板是用什么木头制作的,但肯定不是这里到处都生长的树木种类,这是另外的树木。我认为,从外来的商人那里购买这些简单的物品,比如刀具等,是非常能说明问题的:如果可以在本地的铁匠那买到便宜的刀具,那么非常贫穷的人恐怕是不会给自己买进口刀具的”,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当研究人员在大斯特列姆列尼耶村进行工作的同时,在距离他们约30公里的地方,俄罗斯国家科学院物质文化历史研究所的考古学家们正在科瓦希村的教堂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他们的工作在重建这座苏联时期被毁坏的教堂的计划中非常必要。近些年来,这个地方成了垃圾场。在进行建设之前,对该区域进行了评估,结果发现教堂的前身是15-17世纪的坟墓。

我们两个工作团队发现的文物非常相似,比如一样的刀具以及一些贴身的十字架。我们一共找到了两个十字架。事实上,将这种个人宗教信仰的物品与逝者一同下葬的传统在俄罗斯的出现要晚得多。

考古学实验室高级研究员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

“考古研究表明,在11-17世纪,也有可能在18世纪的某些时期,人们习惯在下葬逝者之前将十字架或者随身的圣像取下来。在这一时期的个人宗教信仰的物品出土率是非常低的,50个墓穴中大约可以发现2到3个。也许在17世纪或者18世纪,传统习惯发生了变化。可能在葬礼细节的问题上,很大程度取决于当地的传统以及神父的认识”,弗拉基斯拉夫·索博列夫解释说。

1980年代,在古代墓地上立有两个中世纪石头十字架。如今,其中一个十字架移到了现代乡村墓地,另一个被安置在维斯季诺村的博物馆。

目前,大斯特列姆列尼耶村是经过研究的中世纪末期以及新时代初期最大型的伊若拉古代墓地。大型综合考古民族学著作将成为研究的最终成果,主要关于芬兰湾南岸小型聚居区及其居民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