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北极浮动大学从阿尔汉格尔斯格出发前往新地岛和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去年夏天,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不得不中断考察,只能组织线上讲座。

COVID-19使浮动大学今年的工作也有所调整。2021年北极浮动大学只有俄罗斯的研究人员参加。来自13个科学和教育组织的代表将研究断面的地质构造和古生物学特性、气候变化、土壤和地形的生物多样性,以及北极海洋的水文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副教授谢尔盖·斯尼吉尔耶夫斯基(沉积地质学教研室)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创新项目“晚泥盆纪古土壤和北季曼(俄罗斯北极地带)根系”的负责人,也是北极浮动大学-2021的参与者。他在采访中讲述了考察计划以及为科学教育课程所做的准备。

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北极浮动大学的参与者是怎样进行筛选的?

所有参与考察的人都是通过不同方向的比赛挑选出来的。我所在组里都是俄罗斯科学教育组织的人员。根据最新消息,将有55人参加考察队(其中有部分还是大学生)。

北极是当然要进行开发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优势之一。虽然在这一地区经常会有人进行考察,但是对北极的研究还是不够透彻。那里有很多新事物,但是要进行开采却是极为困难的,那里的环境条件是中纬度地区或者俄罗斯南方地区所无法比拟的。因此要进行研究还得有点运气。北极是能够持续有新发现的地区。但是要明白,你从那里什么也带不走。

今年,北极浮动大学的一个重要部分是研究人类对高纬度北极地区环境的适应机制。一些科学机构的专家,其中包括心理学家将对考察队成员的状况进行研究。这样一来,您既是浮动大学的研究人员,也是被研究的对象了……

这项研究是非常重要和正确的。但是这也反映出,考察成员们将生活在“米哈伊尔·索莫夫”号轮船上(科考船,在北极浮动大学-2021中替换了“莫尔恰诺夫教授”号科考船——作者注)。那么这就还是大家所习惯的环境,而不是极端环境。如果你感到冷,你就可以躲到休息室中。当你从冰冷帐篷中的睡袋中爬出来,周围只有北极熊、寒冷的空气以及深邃湛蓝的天空,你对周围的现实以及身处其中的感受将会完全不一样。为了使自己暖和些,你首先要走到岸边,收集一些漂木(被水流带到北极岸边的树木碎片——作者注),锯一些木柴,然后在帐篷中生炉子。只有这样你才能慢慢变得暖和……因此,在“米哈伊尔·索莫夫”号轮船上不会有这样的适应性。我自己没有专门为这次考察做什么准备,只是正常的收拾行李。我们只是被要求接种新冠疫苗。

考察将于610号从阿尔汉格尔斯格出发前往热拉尼耶角(新地岛)。之后,北极浮动大学的成员们将到访法兰士·约瑟夫群岛中的四座岛屿:格雷厄姆-贝尔岛、海斯岛、胡克岛和北布鲁克岛。这些地点中您认为哪些是最重要的?

这取决于我们从哪里上岸。对我来说,所有四个岛屿都很感兴趣,因为这是中生代沉积层的分布地,一部分是海洋的起源(三叠纪),一部分是陆地的起源。比如,在法兰士·约瑟夫群岛最伟大的研究者维塔利·季布聂耳的文章中提到海斯岛上“鳞甲类动物的骨头”。但首先是,我们是否能找到它们,其次,我们是否能在这个地方找到它们。这一切取决于我们的科考船可以抵达什么地方,以及将工作组空投到岸上的直升机可以降落到哪里。不管怎么样,如果我们发现了剖面,那么首先会形成剖面的地质学描述,收集动植物的化石残余。然后将这些东西搬倒船上,之后将它们运到圣彼得堡。再把样本从圣彼得堡发给从事各种类型化石有机体的专家。如果我们发现了所谓的“鳞甲类动物的骨头”,那么我一开始会把它转交给中生代爬行纲专家亚历山大·阿维利亚诺夫(俄罗斯国家科学院动物学研究所)。这些都要看所发现物品的独特性。如果所发现物的确是独一无二的,那么我们就会自己留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古生物学博物馆。但如果只是可以说明在某一地区发现某种化石残余的普通材料,就没有必要留在我们古生物学收藏品中了。把它放在科学院的动物学研究所的主题收藏中更加合理。藏品的补充不在于总量,而在于某一个点的补充。

目前,大学的博物馆藏品量受到很多关注。那里的人都积极地工作着。我知道,在古生物学博物馆中就做了大量的工作。所有的样品都按目录分类,并录入统一的数据库中。不论是内部还是外部的用户都可以使用这些材料进行研究。这是非常重要和需要的。

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请谈一谈您为北极浮动大学-2021所准备的课程。

我的课程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个是讲座(在航行时进行),另一个是实践课(在上岸时进行)。我准备上5到6次课。第一堂课将是关于问题的引入。大部分的内容将是关于北极研究历史的主题。其中包括地质学和古植物学研究。北极就是北极,想要到达那里很困难,因此每次考察都会携带不同方向的大量材料。在北极浮动大学中还会进行鸟类学、地植物学、冰川学以及鱼类学研究,但是我的研究重点还是地质学和植物化石的研究。另外,我还会讲授一组关于古生代植物群、中生代植物群和新生代植物群的课程,最后一课则是关于我在北极地区的研究。

我希望,在我上课的期间能够有一两个对这些课题感兴趣的同学,他们可以作为我在岸上实际工作中的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