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大校长、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委员尼古拉·克罗帕切夫(Николай Кропачев)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谈及俄罗斯高等教育系统的发展、教育科学活动的数字化和国际化进程,以及圣大在提升外国教育市场竞争力领域的经验。

您如何评价过去10年俄罗斯高等教育体系的发展?您可以指出哪些主要失误和成就?

让我们首先做出定性。俄罗斯高等教育的发展——当然首先是成就。错误可能存在,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什么都不做才不会犯错。但如果错误被发现并得到纠正,它们就会成为发展的指标。我认为,俄罗斯高等教育在过去十年的发展无疑是积极正面的。

2012 年通过的《教育法》(2012 年 12 月 29 日第 273-ФЗ号联邦法律《俄罗斯联邦教育法》)对包括高等教育在内的整个教育系统来说是一项巨大成就。这部完整的法律统一了各级教育,为终身教育的获得和提供给出了规则和机会。教育水平的延续性是极为重要的。很明显,如果中学没有为未来的大学生提供足够的基础知识,那么进入大学学习不可能取得效果。好在已经引入了一种手段,可以同时评估中学教育水平和进入高等教育学习的可能性,我指的是是国家统一考试。值得一提的是,10 年来,圣大在入学申请者国家统一考试平均分方面始终排在俄罗斯古典大学第一名。

我认为,俄罗斯“三项大学使命”国际大学排名的出现是另一项成就。三大世界大学排名中的两个,QS 排名和 THE 排名侧重于盎格鲁-撒克逊教育模式,远未考虑到其他国家大学的民族特色。由于所选取的指标同样适用于任何国家的大学和教育系统——不论是盎格鲁 -撒克逊、欧洲、亚洲,还是俄罗斯,所以我们的评级立即得到了全球高校界的认可。令我自豪的是,圣大在这个排名中缓慢但稳定地攀升,并在最新版本中进入了世界最佳大学的前 40 名。

在过去十年中,教育标准体系作为提升高等教育质量的工具也取得了积极的发展。也许最重要的一步是 2018 年决定在教育标准和专业标准之间建立联系。这种联系的目的——是协调高校方面对学习成果评价的“学术”方法和雇主方面的“务实”方法。圣大早在 2015 年就走上了这条道路。

对我们来说早就显而易见是,评价学习成果,决定教哪些内容的,不应该是那些讲课的人,而是那些雇佣我们毕业生的人。

因此,近些年来,大学一直有目的地让企业、政府机构、确定劳动力市场需求的专业团体代表积极参与教育项目的制定和办学(已经有约 200 个此类的委员会),参与最终资质测试(每年有超过 2500 名雇主代表参与国家统一考试)、大师班、联合项目等。这是将大学或学院教育与现实相衔接的唯一途径。对我们来说,在评估教育质量时需要采用这种方法,这一点得到了公众的基本认可。

与此同时,这种总体上积极正面的发展又带有系统性严重失调失衡的特点。俄罗斯已经形成了一批一流大学,它们能确保俄罗斯高等教育全球声誉的增长,对外国申请者吸引力的增长,这得益于由于国家在组织上、资产上和财政支持上的特殊措施,有时更是前所未有的措施。这批一流大学中包括“一流古典大学”(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和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其特殊地位由专门的联邦法律确定;由“联邦大学”、“国家研究型大学”和“支点大学”组成的网络。毫无疑问,所有获得国家特殊措施支持的大学都必须证明国家对其进行的海量额外投资(有时会损害高等教育系统其他参与者的利益)是合理的:莫斯科国立大学和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有义务发挥旗舰的作用,为俄罗斯整体教育和科学的利益而努力。“联邦大学”——支持和发展联邦地区的高等教育系统;国家研究型大学——确保某些经济部门的创新发展;“支点大学——解决区域问题。

面对公共资金短缺和世界经济中的危机现象,国家组织高等教育和科学体系的这种财政组织方式本身是合理的,但资金的接受方在多大程度上履行了他们的任务?恐怕不够好。许多“特殊”高校只关心自身的发展,“在一间公寓里建设共产主义”。此外,一些高校有时按照“狗占马槽”的模式运作:他们自己没有充分利用自身的资源,包括物质技术基础,又不允许他们的邻居(来自国家教育系统的机构)使用空闲的建筑、闲置的设备、空置的宿舍房间或体育设施,这进一步加剧了资源供应问题。

比方说,自从获得特殊地位以来,圣彼得堡大学多年来始终作为实验平台,测试各种工具,将其拓展交由教育系统中的其他参与者使用,如:大学自主教育标准、自主学位授予规则、科学教学工作者职位的竞争性选拔规则、平等使用大学公用中心设备的制度等。除此以外,莫大和圣大还实施了特别计划(莫大“韦尔纳茨基”计划、圣大“门捷列夫”计划),旨在支持和发展俄罗斯所有其他大学的教育活动和科学研究。我希望,新的联邦高等教育系统发展计划“优先任务 2030”能够克服普遍存在的负面趋势。

哪些因素将决定俄罗斯乃至世界高等教育的近期和远景发展路线?

未来十年的俄罗斯高等教育发展是由过去 3-5 年形成的国家远景政策决定的。俄罗斯联邦 2030 国家发展目标已经确立,其他战略文件也已通过,如俄罗斯联邦科学技术发展战略、俄罗斯联邦 2030 经济安全战略、俄罗斯联邦 2025 空间发展战略;相关国家项目已被批准作为推进国家目标实施的工具。在所有上述领域的国家政策实施中,高校的作用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简而言之,这种参与可以用“发展和自我发展”的口号来定义。

俄罗斯经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校科学家的科学研发(它们是现代技术和高科技产品的基础),取决于转化过程的分析和科学建议的制定,取决于高素质人才的培养。“科学”国家项目现在转变为“科学与大学”国家项目并非巧合。另一方面,高校本身将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其中包括物质技术基础的发展,没有这些基础便不可能进行现代研究,不可能兴办各级针对劳动力市场不断变化需求和人民需求的教育项目,不可能加强社会文化使命。

自然而然,俄罗斯高等教育的发展会受到全球趋势的影响。其中最主要的影响——是数字化转型。

最现代的数字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已经进入高等教育。

近年来,圣大创建了数字教育环境,包括用于支持教育过程和管理教育活动、大学录取的电子系统,由圣大专业团队研发。

本校使用基于LMS Blackboard的远程学习系统(自2012年以来在圣大运行)、MS Teams、用于视频会议的 Google Hangouts 平台、Coursera 和“开放式教育”平台上的圣大在线课程、

圣大自有教学平台、使用 Zoom、Skype、Discord、Google Class 程序的在线课程、版权电子教材和参考书、电子图书馆系统等。

举个例子,圣大是全国第一所将二维码引入毕业证书的大学。自 2016 年起,使用圣大自主形制证书中包含的二维码可以访问圣大门户网站的一个专门页面,该页面提供毕业证书的电子副本,其中包含以下信息:毕业论文题目、导师姓名、国家考试考委会成员名单、毕业论文答辩评委名单、实习地点、教育项目的专业社团标准和(或)国际标准信息、毕业生所学科目清单等。通过查看毕业生的个人页面,可以了解他的成就(参加竞赛和志愿者活动、获得资助、奖励、学业成就),以及他的违纪情况或学术债务情况(如果存在)。毕业生个人页面上的数据是根据学生电子档案中包含的数据形成的,使用“学生个人办公室”服务导入。

自 2017 年起,根据圣彼得堡大学规则进行答辩的副博士和博士的文凭中也引入二维码。

它可以访问数据档案并阅读论文,收听答辩录音,并获得有关毕业生的客观信息。

数字化已经影响到大学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教育活动。同时,我们也明白在这条路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2020 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的蔓延,既成为我们每个人自身韧性的考验,也成为教育体系发展的动力。俄罗斯高校被迫使用数字工具进行教育,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教育过程的组织,也成为数字教育技术普及的动力。

与此同时,我们不局限于解决我们自己的“本地”问题,而是试图向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帮助——通过具体行动来展示在俄罗斯联邦高校系统实施统一原则的潜力。其他大学的团队往往缺乏对现有技术的了解,圣大的专家们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准备了方法论材料,满足了大学教师和中学教师的需求。自 2020 年 3 月中旬以来,俄罗斯高校学生中的九分之一都学习了圣大在线课程。同时,我们是俄罗斯第一所决定在 COVID-19 疫情期间为所有通过在线课程的俄罗斯教育机构的学生免费提供证书的高校,并倡议所有一流大学学习我们的做法。

在春季学期,圣大在线课程的学员人数增加了两倍,超过 40 万人。

当下,就 Coursera 平台上的在线课程数量而言,圣大是排名前五的大学之一。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蔓延的背景下进行高等教育工作转型的经验,让我们至少得出了两个以前似乎并不那么明显的结论。

第一个结论:现行的利用信息通信技术的教育过程是一种面对面的教育形式,可以让学生充分同时利用教师的知识、经验、才能、创造潜力,同时还向教育活动中引入的信息成果。数字形式教学没有也不会否定大学教育的质量。

第二个结论:学术界迫切需要开展国内和国际合作,此次疫情凸显了合作水平的不足。在线教育方面需要单独整合。

我认为,正是圣大教育资源的高度数字化可及性,使国外大学申请者的兴趣显着增加:提交至圣彼得堡高校的 12000 份外国申请中,有五千份是申请圣大。由此,圣彼得堡市几乎每两个外国申请者中就有一个申请了我校。在圣大 2020 年招生活动录取的人数中,有来自 91 个国家的 2500 多名公民。

我想谈一谈以圣大为基础建立的,旨在应对上述时代挑战,保障数字化领域科学发展的新部门。首当其冲的是 2019 年创建的世界级数学科教中心——欧拉国际数学研究所。它主要研究现代数学、理论情报学等领域数字转型的理论基础。其次,是 2018 年成立的圣大分布式注册技术中心,是“国家科技纲要”国家项目的一部分。值得一提的是,它主要从事基

于区块链技术的项目开发和实施,包括开发电子投票软件“加密市民大会(КриптоВече)”,以及其他一些创新研发。在线数字形式的教育任务也由圣大参与的各个科学教育中心解决,如:“植物微生物共生遗传学和细胞生物学”科学教育中心、“数学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 科学教育中心、“俄罗斯西北部地区环境与人类健康分子生物学基础”科学教育中心、“未来工程学”合作科学教育中心等。

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提高俄罗斯大学在国际教育科学市场上的竞争力(大学方面和政府方面)?

在过去的几年中,可以明确观察到俄罗斯教育服务在国外市场的推广出现更积极的趋势。

自 2017 年以来,俄罗斯联邦一直在实施“俄罗斯教育出口”优先工程,该项目预计持续到 2025 年,旨在提高俄罗斯教育项目对外国公民的吸引力,改善他们在俄罗斯学习期间的居住条件,以及提高俄罗斯教育品牌在国际教育市场上的知名度和地位。实施该项目的成果是进入俄罗斯高校接受全日制教育的外国学生人数几乎增加了三倍。

据独联体事务署的数据,圣大已连续三年成为外国申请者最青睐的俄罗斯大学。

2020 年,有 16620 名外国公民选择圣彼得堡大学(例如,每年有 40 个国家的申请者在圣大读预科,可以远程形式进行学习)。此外,每年有 1000 多名外国学生通过学术交换项目获得在圣大学习的经验。

与此同时,圣大在语言测试领域开展大型活动。国家对外俄语测试中心根据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标准(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CEFR),制定了从 A1 到 C2 六个级别的语言掌握程度。测试结果得到全球最大测试人员协会欧洲语言测试协会(ALTE)的认可。目前,圣大在全球 40 个国家的 100 个中心开展对外俄语测试,每年有超过 5000 名外国人参加这项国际认证考试(目前可以远程进行测试)。认证考试不仅可以让外国人获得国家认可的大学入学时确认语言能力水平所必需的证书,同时还可以通过对外俄语测试系统推广对外语的普及,有助于巩固俄语的国际语言地位,也有助于在外国受众中推广俄语教育。

圣大致力于在外国公民中举办旨在普及俄语,增加俄罗斯教育出口潜力的活动,这些活动在俄罗斯国内外都有很大的需求。

我校自 2018 年以来一直在举办此类活动,其中之一是“圣大在线学校”项目——这是一个独特的教育项目,外国中学生可以免费学习俄罗斯中学 9 个科目的课程。几年来,有来自 6 个国家(拉脱维亚、爱沙尼亚、西班牙、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约 2500 名中学生参与了该项目。

此外,自 2018 年起,圣大开始举办对外俄语领域规模最大的奥林匹克竞赛。来自全球 150 个国家的 22000 多名外国公民参加了比赛。值得指出的是,奥林匹克竞赛的优胜者和获奖者证书可在申请我校教育项目时为持证者提供优先权,这有助于增加圣大对于外国申请者的吸引力。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期间,我校加紧了网络研讨课的举办工作。例如,有来自 118 个国家的 7800 多人参加了对外俄语领域热点问题网络研讨课(共举办了 67 场面向学生和教师的网络研讨课)。

这些活动以及其他各类活动有助于保持并加强我校作为俄罗斯最吸引外国人的大学的地位。

尽管我校在这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功,但仍存在一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可以增加俄罗斯教育出口的潜力,进一步增加俄罗斯高校的外国学生流量。

为了提高俄罗斯教育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我们认为在以下领域开展活动是有利的:

  • 增加俄罗斯高校中以外语授课的专业项目数量;
  • 提升大学校园基础设施的质量,为俄罗斯高校的外国学生和外国雇员创造有利的环境(改善宿舍生活条件,创造空间,为在宿舍/大学校园内开展独立研究提供技术支持);
  • 创造并保持邀请客座讲师讲学的竞争环境(薪资水平、具有吸引力的生活条件、专业部门必要的行政支持等);
  • 简化高素质专业人才的签证程序;
  • 在国家层面实施更积极的政策,促进外国申请者接受俄罗斯高等教育;
  • 在国外普及俄语学习。
  • 巩固对俄语体系证书在国外作为持证者语言能力官方认证文件的地位(目前,对外俄语证书在许多国家得到国家层面认可,但有必要使朝该方向努力继续努力)。您如何看待俄罗斯在线教育的未来?

必须承认,在创造未来在线教育“美丽新世界”的正途上,圣大一直在并将继续积极参与。我们是国家教育在线平台“开放教育”的发起者和创始人之一,如今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在该平台上开设的课程数量(724 门课程中的 148 门)和观众数量均位居第一位,接近 200 万人(平台上发布的所有课程的学生总数超过 800 万人)。此外,就国际教育平台中规模最大的 Coursera 上部署的课程数量而言,圣大在全球大学中名列前五。我们特别自豪的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是第一所并且仍然是唯一一所在中文平台“学堂在线”上开设课程的俄罗斯大学。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信息技术研究所(UNESCO IITE)和清华大学(中国)发起的世界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联盟(MOOCs)的联合创始人,也是俄罗斯首位代表。MOOC 联盟是在 2020 年 12 月在北京举行的“学习革命与高等教育变革”全球在线会议上正式宣布成立的。

在数字革命的背景下,目前存在很多关于高校未来的争论。有人认为,数字化将导致全日制大学教育被在线教育完全取代,从而导致现有大学模式的消亡。应该记住的是,大学一直并且正在面临着来自技术和公共利益的压力。保守和可变两种气质同时决定面对这种压力时的反应。保守限制了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跨越,保证了发展的稳定性。与此同时,作为知识积累者的大学具有在理论和科学实践的基础上不断变化发展的潜力。纵观历史,这二者结合确保了大学成功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并坚守其科学、教育和社会使命。我认为,即使是当下,有关大学会消亡的谣言也被夸大了。我会列出三个最可能的发展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高等教育在在线上和线下的混合模式之间找到平衡。智人是一种社会生物,因此几乎不可能拒绝面对面教育。在疫情期间有对学生和教师采取问卷调查,反应的主要问题之一是缺乏实时沟通,这并非巧合。没有任何增强现实可以取代这种交流。

第二个趋势,是大学生态系统的发展,包括与雇主和企业、公共机构、科学教育界的同行以及政府机构的联系。数字技术可以快速而广泛地建立、开发和运用此类联系,并解决各种问题。

第三个趋势,是通过使用远程学习技术和在线教育实现教育路线的个性化。想象一下,不同的 15 所大学中只有一个学生想要选某门课——在传统范式下,不可能会去满足一个人的需求,但在“虚拟大学”的框架内,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此一来,不仅会增加学生的学习兴趣,从而提高教育过程的质量,而且会为个人潜能的发挥提供最大的机会。在学生选择

学习计划,特别是在选修额外教育项目方面,教育服务市场顺应劳动力市场的速度也将加快。

圣大在大学运作各方面的国际化经验如何对其他大学起作用?

圣大国际化政策实施的重点活动领域之一,是与外国伙伴机构合作实施“大学代表处” 项目。目前,圣大已在中国、韩国、美国、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土耳其等国家实施该项目。在“大学代表处”框架内正在开展许多旨在普及俄罗斯语言文化、教育和科学的活动(展览、圆桌会议、公开讲座等)。这种活动形式不仅有助于加强和拓展与特定大学或其他参与特定国家项目的合作伙伴机构之间的关系,还可借助针对外国观众的节目和活动提高大学的“曝光度”。

我校旨在扩大和深化与主要国际合作伙伴的关系的另一个领域,是双学位模式教育项目的办学。根据与芬兰、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中国高校的协议,圣大正在进行 12 个硕士项目的招生,其毕业生可以同时获得俄罗斯和外国两种文凭。在双学位项目学习—— 是在圣彼得堡大学这类俄罗斯一流大学中接受教育所享有的独特机会,同时可以使用一流的研究中心和教育中心的资源。

除了双学位项目以外,圣大还兴办具有外国教育元素的项目。五年来,由于积极与外方合作,此类项目的数量显着增加,在多个领域增长了十倍(例如,我校目前兴办了 50 多个中国元素项目:“法学(中国法律与汉语深入研究)”、“经济(中国经济与汉语深入研究)” 等。

圣大工作人员积极参与旨在为学生和教职工提供学术流动奖学金支持的活动。自 2015 年以来,圣大一直参与欧盟委员会在教育领域的 Erasmus KA107 项目,这意味着可以为参

加欧洲合作大学学术流动项目的学生和教职工提供全额资助支持。圣大参与该项目已有六年。

如果说 2015 年圣大在 Erasmus 项目框架内签署有 13 个有效协议,那么到 2021 年它们的数量已超过 100 个(增长 8 倍),这表明欧洲合作伙伴高度重视发展和加强与我校在该方面的合作。

圣大还特别关注学术交往的国际化。举个例子,从 2020 年起,以我校为基础的圣大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实验室开始运作。该实验室的创建是为了在多媒体技术(彩色图像和声音再现)中进行数学研究。实验室的主要课题涉及优化处理、概率论、数理统计、几何、数理逻辑、数理物理、机器学习等。圣大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系的员工参与了该实验室的工作。

自 1992 年以来,圣大研究人员一直是国际物理学家社区的积极参与者,这些物理学家们参与了欧洲核研究中心(CERN)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组建实验。计划在 2021 年夏天向圣彼得堡大学的科学家和学生开放 CERN 资源的访问权限。我校科学家们参加了在 CERN 基地进行的两项基础科学实验:ALICE 实验(大型离子对撞机实验),项目聘请了来自世界 39 个国家地区的 176 个科学机构的物理学家;以及 NA61/SHINE 实验(SPS 质子超级同步加速器的重离子和中微子实验,有来自 14 个国家地区的 28 个研究所的科学家参与其中。圣大工作组成员包括具有高 Hirsch 指数的科学家,以及在理论和实验研究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工程师和年轻科学家,他们在 CERN 的巨型科学设施 ALICE 和 NA61/SHINE 中参与最大规模的国际科学合作(30 人中包括 13 名本科生和研究生,实验室的平均年龄为 35 岁)。

以圣大为基础,每年会举办各类活动、世界级的会议,来自不同国家和组织的数百名世界科学界代表云集于此。在大学近年来举办的重要国际科学活动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有北极

大学(UArctic)大会、国际自体免疫学会、阿纳尼耶夫国际报告会(Ананьевские чтения)、新兴市场国际会议等。

另一个国际化的成功案例是员工培训周(Staff Training Week)活动,该活动旨在促进

国际事务部门行政人员之间的经验交流。该活动自 2018 年起每年举办一次。在培训周期间,圣大各合作伙伴大学的代表们讨论国际合作中最紧迫的问题,并分享各自大学中教育科学活动国际化的最佳实践案例。此类会议不仅可以研究不同国家的同行在实施国际合作项目方面的经验,还可以突出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活动,让合作伙伴更好地了解我们为外国学生提供的项目和培训机会。

来源

https://russiancouncil.ru/analytics-and-comments/interview/nikolay-kropachev-razvitierossiyskoy-ekonomiki-budet-v-nemaloy-stepeni-opredelyatsya-nauchnymi-raz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