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期70%的受访社会企家表示能够维持和增加商品和服售收入,85%的社会企家表示保持并增加了从的数量。2020 6 月至 2021 1 月,在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的支持下,莫斯科影响力工、圣彼得堡国立大学高等管理学院和马萨诸塞大学波士校区的在社会企的所有者、管理团队行的合研究果表明了一点。研究旨在确定疫情社会企业经营化,以及有助于度危机并未来展奠定基略和新。研究基于收集定性和定量数据分两个行。

社会企业经营是一项旨在使用商业方法和用具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的活动。研究数据显示,大多数参与研究的俄罗斯社会企业是小型企业(12%)和微型企业(82%)。公司的平均年龄是 5-6 年。疫情开始时,其中三分之二处于增长和发展阶段,约 34%处于启动阶段。

参与研究的绝大多数机构(74%)致力于创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并在责任和商业收入之间保持平衡。在受访者中,有 41%的企业是“商业”机构,其大部分收入来自商品和服务销售,另外 41%是“混合”类型的机构,商业活动的收入与得到的捐赠和资助兼备。有趣的是,在受访的“商业”型社会企业中,74%的企业在疫情期间能够维持或增加商品和服务销售的收入,而在“混合”型机构中,这一数字占 61%。对于那些在疫情之前就严重依靠捐赠和资助的社会企业,补贴和资助的金额在疫情期间也增加了。

研究发现“疫情期间的社会企业经营”的关键趋势如下:

  • 主要从事商品和服务销售收入的大多数社会企业家能够维持或增加雇员数量(78%)。但是,最为突出的是混合型机构(其中89%保留或增加了雇员数量)或运用外部资金运营的机构(94%保留或增加了雇员数量)。
  • 超过50%的受访者指出,疫情是扩大活动范围的催化剂。78%的人认为这是通过网络操作实现的。疫情期间,辐射多个地区和全国范围活动的社会企业家人数增长了

50%。

  • 疫情期间社会企业家们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策略旨在提高效率,而增长策略和与利益相关者的互动的需求则较少:89%的受访者将目标放在改善现有产品上(其中64 %的受访者认为这些策略可以成功实施),87%的受访者致力于全新产品的研发( 53%—取得了成功),87%的企业优化了业务流程(40%—取得了成功),86%的企业提高了团队的专业能力(60%—取得了成功),83%——吸引新的合作伙伴(

50%—取得了成功)。

  • 社会企业家们更注重开发在线销售渠道,而不是研发新的数字产品:58%的受访者专注于开展在线销售(其中75%的在测试或已成功实现在线销售),46%旨在推出现有产品数字版本(70%正在测试或已成功实施)以及47%的关注创建新产品的数字版本(79%正在测试或成功实施)。
  • 疫情期成为了创新阶段:53%的受访社会企业家为其公司或整个市场推出了全新的产品。82%的受访者利用自身资源实现了创新。50%的受访者指出,疫情期是公司存在以来最具创新性的阶段。
  • 社会企业家们持特别积极的态度:在研究期间,尽管疫情带来了困难,但仍有超过 50%的人希望他们的机构在2020年实现盈利,64%的人认为疫情是企业重组的机会之窗。

“社会企业家们在困难期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稳定性,”研究者之一、圣彼得堡国立大学高等管理学院管理学硕士课程的学术主任、普华永道社会企业责任中心在社会企业经营领域的项目协调员尤利娅·阿拉伊指出,“这样做的原因很多,但主要的原因是对受益人增加的责任和一种企业家精神帮助他们找到新的解决方案。重要的是,许多企业不仅能够“生存”,而且能够为公司、甚至整个市场创造新的产品和服务。我们看到,社会企业家们在多年的工作中积累了资源和能力,其中一些资源和能力正是在“冠状病毒危机”期才开始使用和发展的,这推动了许多人去做他们早就计划做的事。大多数社会企业家指出,疫情期是一段宝贵经验积累期。利用这种经验并继续前进是很重要的。”

研究表明,面对疫情危机,社会企业家们积极利用了企业家生态系统的资源。但是,并非所有支持类型都具有同样的需求和效益。定性和定量分析的结果表明,有必要扩大满足社会企业家们实际需求的支持措施:

  • 疫情期间的社会企业家利用了良师益友、追随者和师承关系的支持(占受访者的72 %),培训/教育活动(占75%)以及与其他企业家的面对面交流(占81%)。大多数受访者认为这些类型的支持很有用。
  • 与潜在投资者和合作伙伴建立联系(62%)、来自国家和私人基金会的资金支持(

63%)、税收优惠(63%)、业务发展的加快(64%)、公关机会和媒体访问(65

%)的需求都降低了。

  • 最受欢迎的是众筹(46%),房地产支持(47%)和通过专门网站销售产品的协助

(47%)。

“研究结果表明,自称为‘社会’企业家,以各种法律形式组织业务,并且既依靠商品和服务销售的收入,也依靠额外的资金来源。因此,我们看到了一类新型的企业家,可以称之为影响力企业家—他们的目标主要是实现公共利益或影响环境,他们选择可及的商业和非商业模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这个年轻领域的成功发展需要企业家们的全面支持,例如,专业知识和指导可以与创业贷款或对增长的影响投资一起进行。根据研究结果,我们的团队开发了综合产品,以支持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具有影响力的企业家。” 莫斯科影响力工场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叶卡捷琳娜·哈列茨卡娅评论说。

莫斯科影力工Impact Hub Moscow 

2014年以来,莫斯科影响力工场(Impact Hub Moscow 是全球100个中心的国的一部分,它过创业方法营造出解决社会和问题氛围。六年来,莫斯科工场与大型企和慈善基金会合作,支持了300多家具有社会意的初立和展,些企的活影响了俄斯一百多万人。

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

德国弗里德里希·艾伯特社会民主基金会自1989年以来一直在莫斯科运作,自2015年以来在圣彼得堡有代表。通过项目,我们为建立机会平等、社会和民主展的社会以及加斯和德国之交流作出了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