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北极事务委员会已收集了有关在2020年向北极科学领域的圣彼得堡科研机构提供的基金资助数据。根据监测结果,发现国内各种科学基金会资助的大多数项目都是由圣彼得堡大学的科研人员执行的(19个项目)。

北极的开发史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历史密不可分。大量杰出的极地研究人员都曾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就读过或任过职:斯蒂芬·克拉舍宁尼科夫,彼得·克罗波特金,弗拉基米尔·维杰,尤里·绍卡利斯基,叶甫盖尼·费奥多罗夫,阿列克谢·特列什尼科夫,维克多·布伊尼茨基等。如今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持续在俄罗斯乃至世界范围的北极和极地地区科教领域中保持着领先地位。作为国内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圣大科研人员积极参与各种国际项目,海洋和陆地探险。

自2012年以来,圣大一直是世界上最权威的科研和教育联盟—北极大学

(University of the Arctic)的成员,该大学联合了欧洲,俄罗斯,美国,加拿大和非北极州的200多所大学和研究中心。

此外,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获得了主办有史以来第一届北极大学会议(UArctic Congress的荣誉,该次会议共有500多名与会者。

由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是一所可以实施各个领域项目的传统大学,因此它能够跟上北极研究的世界主流趋势——跨学科研究。

在北极研究领域中,传统大学的优势无可比拟,既可以进行高度专业性的研究,也可以进行多学科研究。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有能力实施大型跨学科项目,在拥有高技能的人才的同时,还有现有的科研资源。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北极研究中心主任、地质和矿物学科学博士谢尔盖·阿普洛诺夫

“2020年,圣大科研人员在Scopus和科学网(Web of Science)收录的顶级期刊上发表了159篇有关北极主题的论文(2015年发表了85篇该水平的论文)。根据出版发型指标,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在过去的一年中在圣彼得堡排名依然是稳居的第一,在俄罗斯排名第二,在世界排名第八。此外,圣大科学园的现代化设备以及广泛而稳定的国际关系使我们能够实施最先进的科研”,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北极研究中心主任、地质和矿物学博士谢尔盖·阿普洛诺夫强调说。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科研人员如今的研究涵盖了广泛的知识领域。例如,在圣大教授马克西姆·维纳尔斯基的指导下,生物学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人类活动对北极淡水生态系统的影响(极地圈内的蜗牛:130年来,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科研人员首次对极地软体动物进行了普查)。由塔吉亚娜·别洛年科教授带头的海洋学专业人士团队正在研究挪威海域的涡流过程如何影响极地地区的变暖。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博士生安菲萨 ·别列津纳正在研究北冰洋微孔泡沫的实际问题,在圣大副教授鲍里斯·伊万诺夫的指导下,她的项目“生物地球化学和生态系统过程对北极海洋环境下微孔泡沫迁移影响的模拟”得到了俄罗斯基础研究基金会的资助。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叶甫盖尼·阿巴库莫夫的学术团队正在研究土壤科学与生态学学科交叉点与北极土壤有关的系列问题:从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土壤的农业生态系统到极地地区冰层的退化。圣大的地质学专业人士进行基础研究。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维多利亚·埃尔肖娃副教授的项目致力于喀拉南部的岩浆,该项目也获得了俄罗斯基础研究基金会为期两年的资助。

圣大几乎所有此类基础研究都具有明显的中继特性——其结果可在短时间内付诸实践。这种研究北极的方法可确保现代极地科学的主要条件得到满足——在诸多独特的生态系统中寻求在北极地区有效的经济发展与保护其脆弱之间的平衡。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北极研究中心主任、地质和矿物学科学博士谢尔盖·阿普洛诺夫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另一个竞争优势是能够培养高素质的专家。“圣大根据自己的教育标准运作,并有权按自己的想法制定课程内容。这有助于我们针对最现实的问题制定教育计划,并迅速响应现代劳动力市场的变化”,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北极研究中心主任认为。首先,他们是 «极地和海洋研究», «极地环境的综合研究» 等“北极”教育计划的毕业生。其他专业,如管理学,历史学,物理学等的毕业生也极受欢迎。一系列教育计划则根据与国外合作院校共同实施双学位模式,这使得学生能够到世界领先的教育机构学习、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