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国际自身免疫专修班(SPBAA 2020)已在圣彼得堡大学落下帷幕,与会者包括前沿科学家和临床医师,还包括来自比利时、巴西、英国、越南、希腊、以色列、意大利、哈萨克斯坦、中国、拉脱维亚、葡萄牙、俄罗斯、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美国、克罗地亚、厄瓜多尔、日本等国家的医生和学生。

此次学术专修班是第三次在我校举行,今年是圣彼得堡大学医学系成立25周年,学术专修班特地在医学系创始人及其第一任主任,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尤里·维克多罗维奇·纳托钦(Юрий Викторович Наточин)的诞辰举办,以向其致敬。

大会由以色列国家自然人文科学科学院院士耶胡达·申菲尔德(Иегуда Шенфельд)做开幕报告,耶胡达·申菲尔德同时还是圣大自体免疫嵌合体实验室的负责人。他说,存在若干个可以推动自身免疫疾病发展的因素:遗传易感性、神经内分泌调节特征以及环境影响,后者包括感染的影响和佐剂(非特异性增强免疫反应的物质)的影响。

自身免疫性疾病起源中最重要的环节是遗传:遗传因素决定一个人是否容易患自身免疫性疾病。

譬如,PTPN-22基因的特征与30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易感性有关,而HLA-DRB1单倍型携带者具有强大的侵略性免疫系统,这使其对多种感染更具抵抗力,但同时也极有可能发展为自身免疫性疾病。过度刺激免疫系统会激起免疫反应,这会导致免疫系统对其自身抗原的免疫耐受遭到破坏,并产生自身抗体。

申菲尔德教授在他的报告中给出了两个例子,证明遗传易感性和对免疫系统的长期刺激会导致病理性自身免疫出现,并最终发展为淋巴瘤。

2018年,詹姆士·艾里森(James Allison)和本庶佑(Tasuku Honjo)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们开发了一种新的癌症治疗方法。两位科学家提出抑制“检查点”——即T淋巴细胞受体。T淋巴细胞受体的作用是遏制免疫系统的活性,并防止过度刺激。这一发现使治愈20多种此前无法治愈的癌症成为可能,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将近20%的此类患者发展为自身免疫性疾病。他们基本证明了HLA-DRB1单倍型和其他一些免疫调节的特征的携带者会产生上述后果。

大多数自身免疫性疾病更倾向于女性。女性的免疫系统比男性免疫系统更强大,也正是女性的免疫系统遭遇了所有自身免疫性疾病中的83%。刺激自身免疫发展的因素之一是硅胶假体的植入。全球约有4000万女性进行了硅胶乳房植入术,这种非常流行的整形手术每年吸引多达180万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其中一些人开始经历慢性疲劳、认知障碍、弥漫性肌肉韧带疼痛、眼睛干燥、脱发、感觉异常和听力下降。

之所以使用硅胶,是因为它具有类似于人体的柔软度,还因为人们认为免疫系统对其呈惰性。但事实绝非如此。硅胶是种佐剂。现在我们知道它会从植入物中扩散到全身,甚至可以在淋巴结中发现它的踪影。

——以色列国家自然人文科学科学院院士耶胡达·申菲尔德

“2011年,我们的研究团队描述了一种称为ASIA的新型综合征,这是一种由佐剂引起的自身免疫性炎症综合征。当我们分析300多名女性面临的问题时,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妇女都患有严重疲劳、疼痛和其他慢性症状,其中包括听力丧失。以前,医生们没有将它们与硅胶植入物联系起来,只为患者开抗神经机能疾病和抗精神疾病的药物。但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在佐剂的长期作用下,HLA-DRB1单倍型携带者会出现自身免疫症状。”

许多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自身炎症性疾病,包括干燥性综合征、皮肤硬化症、肉样瘤病,和红斑狼疮,在体内有硅胶植入物的女性身上更为常见。此类病症的发生机制,与接受过“抑制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患者相同:存在遗传易感性,且免疫系统过受到度刺激。

环境因素,尤其是许多细菌和病毒感染,在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生中起重要作用。它们会激起类风湿关节炎、多发性硬化症、多发性肌炎、干燥性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和许多其他疾病的发展。已知爱泼斯坦——巴尔病毒(一种疱疹性病毒)是造成30多种自身免疫疾病的原因。今天我们可以说,COVID-19也是此类病毒的一种。Chaim Sheba医疗中心副总干事助理迈克尔·埃伦菲尔德(Michael Ehrenfeld)教授说,在2020年5月还仅描述了五例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免疫介导性疾病,到11月份,这份名单已大大增加。

例如,在COVID-19患者的血清中发现了抗磷脂抗体,尽管它们可能只在感染期间短暂出现,但在COVID-19的影响下,已经出现了肢端局部缺血以及缺血性中风的病例。这些抗体的致病性尚不清楚,从长远来看可能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但是此类自身抗体可以在其发病前多年就被检测出来。

迈克尔·埃伦费尔德还提到,在12月的《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及COVID-19重症住院患者的血清中存在可导致血栓形成的抗体,它会提高大小血管栓塞的风险。科学家们研究了八种抗磷脂抗体,发现一半的患者至少拥有其中一种。因此,在COVID-19重症感染的情况下,自身抗体可能是病原体,也是潜在的治疗靶标,小鼠实验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圣彼得堡的科学家们获得了COVID-19重症感染患者体内许多器官的淋巴细胞浸润数据,证实了自身免疫过程在该疾病中的作用。

国际自体免疫专修班——是俄罗斯针对医生群体的大型教育活动,面向希望进一步了解自体免疫和自体免疫疾病的医生。其主要任务,是为风湿病学医师、内科医师、过敏症学医师、免疫学医师、实验室研究专家和学生提供各个领域的最新专业知识。今年,已有300多名学员成为专修班的参与者,该专修班已被俄罗斯联邦卫生部正式列入长期医学教育活动名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