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是否有可能同时在另一所大学学习至少一两个学期?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与其他大学相比,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学生有十分多的学习交流机会。他们有机会作为学生或实习生在国外的大学学习、实习一到两个学期,而且这完全不会中断他们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学习。他们不仅可以去国外的大学学习,还可以转换在外学习期间的学分或者转换单个科目的学分。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和其他国家大学之间直接签署的双边和多边协议框架下,通过校际间的合作进行学生的学交流

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很简单:某个学生在国外的某所大学学习了一个学期,在那里通过了考试和测试,随后返回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提交学习报告,之后得到他在国外学习科目转换后的学分。然而,众所周知,如果没有那些隐藏在其后的细节……。事实上,在其他学校学习所得的学分是如何进行转换的呢?受校长的委托,由负责教育和教学法的第一副校长属下的员工通过实例对此进行了分析。

如何转换学分?

去年6月底,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法律专业三年级的本科生(我们将其称作伊丽娜)找到校长,她说,2019年春季学期,她在美国的一所大学遵照美国的教学大纲学习了一个学期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给她颁发了本校完成春季学期学业的证书。

5月底,这名学生回到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要求不参学校2019年春季学期的考察和考试而直接获得单个科目的学分。

圣大学生学习交流期间所掌握知识以及学习学分的计算是根据

20161017日第8330/1号令

确认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交流期间所掌握知识和学习规定来进行确认的。根据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与合作院校之间(学习协议)商定的培养计划和合作院校培养结果的证明( 成绩记录单)进行学分的确认,也就是进行考察和考试的学分转换。

这名法律系学生清楚该规定,并于7月21日向国际教育合作部门的工作人员提交了美国大学的转换成绩单。7月30日,教务部门的员工要求这名学生发送她在美国大学所学科目的学习计划,当天学生就按要求发送给了教务部门。然而,学分转换却迟迟没有推进

。该学生被要求“将英文的学习计划翻译成俄文,并且说道,如果没有学习计划学分将无法转换,原因是必须将所学科目的计划表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在此期间的教授科目计划表进行对比。”(该学生于8月初第二次向校长N.M.克罗巴乔夫写信,反映了该问题)。这名学生解释说,她不是经认证的翻译,因此无权进行文件的正式翻译。此外,她完成的学科科目“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课程安排并不相符,而且由于教学计划的不同,也无法保持一致。”

后来,我们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来,在这个学生的学习计划(根据2019年1月10日的学习协议

)中指出的是根据所制定学习科目进行学分的转换,而不是根据在国外学习的期限来转换这期间的学分,可是指定学习科目与圣彼得堡大学这期间所教授的科目并不一致。随后,这名女生提供了一份修改后的学习协议,该协议认定根据学期进行学分转换。为此,负责“法学”方向的教务处代理副处长将学生提出的学分转换申请提交给了教务委员会主席,以获取批准。“法学”方向教务委员会主席S.M.奥蕾尼科夫认为无需审核给予了确认。

由于学生在制定(学习协议)课程计划时选择了5门科目,共计15个学分,因此鉴定时出现了问题。正如那位学生自己向我们解释的那样,她被告知所选的科目过多,一个学期四门课就足够。但是伊丽娜还想再加一门,即第五门科目……她在美国大学上学时都非常认真地学习了这四门课,考察和考试都获得了高分。但是有一门课程她虽然进行了学习,可是却没有通过考试……因此,该学生的成绩单(12)的学分与申报的课程(15)的学分不一致,导致该项目没有完成。然而,事实证明,根据美国高等教育机构采用的制度,12 学分(USCS)符合本科生一个学期的学习标准,并且也符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一学期30 学分(ECTS)的学习要求。

因此,这位叫伊丽娜的学生成功地完成了包含在教育计划中的科目,掌握了所学课程,不需要再进行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这一学期的考试或考察。这名学生获得了在美国大学春季学期的整个学习期间的学分。

如果学生没有完成实际计划,那么他/她有必须通过其错过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期间的所有科目的考试(根据20161017日第8330/1号令确认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交流期间所掌握知识和学习规定的第9、10条)。

这名学生收到了书面答复,她还应邀受到了负责教育和教学法工作的第一副校长的接待。M.U.拉法里科娃解释说,在得到国际承认的教育机构学习期间,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无需就教育组织的方案和课程内容进行详细的教育和教学方法的程序进行审查。但是,学习学分的转换取决于学习强度(所修课程),而不是等同于科目学分的转换。博洛尼亚进程制度允许以学分的形式计算学期。

在与副校长的谈话中了解到,该生尽管已经完全获得学习的学期学分,但她还希望获得圣大春季学期所授部分科目的学分,其中包括必修课程学分。如果她没有提出要求,她获得的将只是学期学分,但错过的科目在毕业证书的学科清单上将不会体现。但伊丽娜希望得到这些科目的学分,正如她所解释的那样,她想获得“完整的毕业证书,而不是被删减的文凭”,即所有学习过的科目在毕业清单上都有所体现。对于一名执业律师来说,这一点很重要:许多雇主都关注这个。因此,学校为伊丽娜单独进行春季学期所有科目(家庭法、民事诉讼程序、犯罪学、金融法、土地法)的考试和考察。同时,她还说道,学校考虑到了她需要认真地为每一门课做充分的准备,因此每门科目的考试或考察之间都有一段时间的间隔。因此2019年9 月底到11月,这名学生已经在四年级学习,根据个人的时间安排通过了考察和考试。她成功地通过所有考核,获得了四分和五分的成绩(伊丽娜解释说,她还在夏天时就在为每门课的考试做准备,而且还在美国时,只要有机会,她就按照圣大的教学计划学习相关课程)。

她所获得的这五门课程的成绩都反映在了其文凭上,如今她依然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已成为一名硕士研究生。今天,伊丽娜回忆起学分转换的情形时指出,圣大的所有部门都按规迅速地做了所需的一切工作。她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唯一令她遗憾的是,9 月底才将个人考表发给她。她认为,如果提前收到个人考表,那么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充分备考。

调查和意

这个问题的广泛性远比这名学生想象的要宽泛得多。为了决定组织学习交流是否需要更新“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交流期间所掌握知识和学习的规定”征求了学生和雇主的意见

2020年2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生理事会组织了一次调查,内容涉及目前对在另一个教育机构的学习成果进行确认的制度,以及学生在接受培养过程中出现的学习确认相关问题。学生会建议:

  • 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毕业证书中反映学习交流计划的学习期限,即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学科后面注明该生当时在另一所教育机构(机构名称)接受教育,并标注出其在另一所教育机构通过科目转换学分后的成绩(国际学术合作部部长

E.科伊托沃伊评论:不需要对现行制度进行调整,应将其反映在学生手册中)。

  • 为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生提供可以学习在学习交流期间错过的圣大的课程、并进行考察或考试的机会,将成绩直接反映在毕业证书的成绩清单中。特别是针对那些作为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主要科目(V.E.科伊托沃伊的评论:在掌握学习期学习计划的情况下,学生有权申请额外考试,以通过他们认为必要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的科目。在这种情况下,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的主要课程将反映在学生的学习卡上,也反映在学生获得的毕业证书上。同时,在国外的教育机构所获得的科目学分也会反映在学习卡和毕业证书中。它也将反映在学生手册中)

。 3、如果没有任何形式上的科目学分转换障碍,允许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硕士研究在已有的学习交流期基础上再延长一个学期的学习交流。(科伊托沃伊的评论

:给予学生延长在外国大学学习时间的可能性)。

  • 加快学习交流结束后的科目学分转换,以便学生可以申请最新的国家学习基金(V.E.科伊托沃伊评论:加快学习交流后的学分转换不可能实现,原因是根据两

个月的短期外派国外高等院校学习的成绩分数来进行转换。期限是根据

(1017日第8330/1)关于国外合作高校按学习进度颁发的成绩转录单的学分转换规定确定的,缩短期限导致学生的抱怨—— 他们没有时间在接收他们的学校拿到成绩转录单)。

  • 建立一个各科目学分能够平衡转换的通用的标准。由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与外国大学的评价标准不同,因此建议建立通用的成绩衡量标准,使其反映的学分符合圣大可以接受的标准(V.E.科伊托沃伊的评论:由于每一所国外的大学都遵照自己的标准,单独在成绩学分单中附加的自己的标准,因此根本不可能建立一个所有学校都遵循的统一标准)。

又如何获得雇主的意见呢?会议上决定不宜向雇主提问或进行问卷调查。另一种办法是通过在教育方案委员会会议上讨论这一问题来征求雇主的意见。教育委员会的员工参加了教育方案委员会会议的会议。会议结果如下:

  • 告诉雇主们当前的学习交流计划、学分转换制度以及在毕业证书上学习成绩的体现方式;
  • 教育方案委员会的九位成员就毕业生证书上体现的学习期间所学科目的规定发表了意见

:决定将这些科目反映在毕业证书中;

  • 教育方案委员会的一些成员还认为,部分科目无法在国外完全被掌握(例如,根据另一国家的立法基础开设的法学科目),因此提出了给学生提供在出国学习期间可以接受部分教学计划内容机会的建议;
  • 根据一些教育方案(主要是法学领域的)有人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他们认为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某些科目在文凭上的存在是反映能力以及影响毕业生就业的重要因素。雇主认为,在组织学生交流以及学分换算时必须考虑该问题。缺乏或者自动生成这些科目的学分将会导致未来毕业生是否合格的问题。

2019年夏季,在校长会议上讨论关于如何组织学生交流的事宜时指出,一些教师反对该方法,他们认为学生们只有在我们学校才能够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知识、本事和技能。在讨论过程中提出了很多建议,其中包括:

  • 改变(扩大或减少)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生交流合作的大学名单,学习成绩以及学习期限;
  • 为某些科目的学分转换设置附加条件(例如,学期论文);
  • 教育方法委员会认为,不计算那些对我们学校的能力具有批判意义的学科的成绩。

会上指出,很重要的是,在派遣交换生之前,在确定每个培训方向的规则极其重要。

委托各院系负责人在各自的院系讨论重新计算转换学分的规则,并就其的调整提出建议。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绝大部分院系负责人认为,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现行的组织要求以及学期期限是相当民主的,不需要调整。增加了以下建议:

  • 计划在得到国际认可的教育和科研机构实习时(科研实践除外),根据我们的标准对需要学习的内容进行审查是有益的(化学院院长A.巴拉娃);
  • 科目或学习期限的学分转换的评估无论如何是必要的,因为他们的教学内容几乎总是与我们的科目内容和学习期限不一样(数学和力学系主任I.拉卓夫);
  • 接受交换生的高校在国际评级中的地位不应低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政治学学院院长V.库罗奇金);
  • 在签署最初的学习协议时不需要额外进行审查,可以从俄罗斯联邦政府批准的、文凭被俄罗斯承认的主要大学名单以及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签署协议的合作院校中考虑教学成果无需通过审核的教育机构(地球科学学院院长

K.V.奇斯佳科夫);

必须根据教学计划考虑学期的科目,重点关注科目的内容,而不是其名称(心理学系主任A.V.沙博尔塔斯)。

根据与学生、雇主代表、教育和科学部门负责人的讨论结果,形成了明(知),以便更好地向学生介交流信息可能的学分转换选择,以及将培养结果列入毕业证书的补充材料中。

当这份材料在门户网站上发布时,校长给公共关系办公室负责人打了电话,要求与在外国大学学习过的学生进行联系,让他们分享关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改进学习期和独立科目的学分转换的看法,以及认为学习期的学分转换是极大的困扰,因而没有去国外学习的学生的看法。

请将您的建议发送到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请在主题栏中注明“学分转换”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