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举办了一场俄罗斯学界前所未有的国际学会会议,以纪念该校研究东南亚语言65周年。

20200915 03

该论坛以在线形式举行,约50名东南亚研究人员相聚于线上讨论该地区各国人民语言的一致性和历史性、文学和民俗、政治和经济、现代发展和传统文化、现代史的古代史。

在会议开幕式上,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馆长、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东方系主任米哈伊尔·皮奥托罗夫斯基教授指出,圣大对东南亚语言的研究是在同该地区各国密切联系下发展起来的。

对这些语言的重视是我们东方学派的一个特色。研究越南、缅甸和印度尼西亚的第一批东方学专家的命运中有着共同的特征:非凡的智力灵活性和对语言学的极大关注。这些都成了我们非凡学科——东方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米哈伊尔·皮奥托罗夫斯基教授

缅甸联邦共和国友谊与合作协会会长米哈伊尔·德米特里耶夫向与会者致欢迎词。他强调,东方学术研究对研究东南亚文化和历史遗产作出了贡献,并相信专家论坛将有助于加强我们国家人民之间的友谊、相互了解和互利合作。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东南亚文学教研室)缅甸学著名学者鲁道夫·杨森教授谈到了圣大研究东南亚语言的历史,并回忆了会多种语言的尼古拉·安德烈夫所起的重要作用,由于他的努力,列宁格勒开始致力于培养稀有语言学专家。

这是一件令人称奇的事件!尼古拉·德米特里耶维奇·安德烈夫本人的专业是英语,在东南亚当过翻译,收集文学作品和词典,并在不完全掌握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语言文学的条件下,于1955年在东方学系开设了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语言文学部。这是殖民主义衰落的时期,也是与这些国家建立联系的时期,他的倡议得到了支持。

鲁道夫·杨森教授

第二年,也就是1956年,来自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母语教师使教学过程变得简单起来。1957年,缅甸语言文学部成立。

鲁道夫·杨森用亲切的话语忆起了研究和教授东南亚语言的东方学先驱者。尤里·米哈洛维奇·奥西珀夫第一专业是汉学,并完成了缅甸语言文学副博士研究生的学习,后来自学掌握泰语和老挝语,并教授这两门语言的课程。印度学专家德米特里·伊万诺维奇·艾洛夫科夫,则先掌握了缅甸语,然后学会了高棉语。接下来,在1963年,宁格勒大学东部学系开设了国内首个高棉语言文学部。

20200915 07

直到现在,谢列布里雅科夫, 奥格洛布林和其他圣大东南亚学专家的著作在现代东方学研究中一直受到大家的尊重,鲁道夫·杨森说,他们的生活口号是:“我们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而且还为此得到报酬”。

全体会议上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远东历史学教研室主任弗拉基米尔·科洛托夫说,在我国,越南语的研究和教学始于20世纪30年代初的列宁格勒。1931年,第一部越南语教科书得以出版问世。其中的一位作者是J. Minin,真名为Nguyen Khanh Toan,越南著名的历史学家,院士。第一部致力于越南语的学术著作是30年代早期东方学者尤利安·舒茨基编撰而成的,也正是他开始在列宁格勒大学教授越南语。越南学作为一门学科在圣大的的复兴发生于1955年。越南语言学家Nguyen Tai Kang在这一过程中做出了巨大贡献。

65年前两国建立的深厚友谊,以及教学传统的保存和发展,使我校与越南保持着稳定的联系。我们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胡志明学院,去年我们组织了第一次独特的越南古代文化展,参观人数超过200万。

弗拉基米尔·科洛托夫教授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纳托利·索科洛夫讲述了20世纪政治因素是如何影响俄罗斯越南学研究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毕业生、国立莫斯科关系学院副教授克谢尼娅·叶菲莫娃讲述了俄罗斯缅甸学研究各阶段的发展情况。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东南亚语言文学教研室讲师斯维特拉娜·巴尼特专门做了纪念世界著名的东方学者,印度尼西和马来西亚文学和文化学专家,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亚历山大·奥格罗布林(1939–2020)的演讲。

20200915 01

在小组讨论环节,听取了从事东南亚国家联盟运作的理论和实践研究的年轻东方学者的报告。“军国主义”和“和平”主题引起了东盟研究新秀的兴趣,这些主题内容包括从打击毒品走私、印尼军队,到俄罗斯-越南关系和泰语人称代词。

鲁道夫·杨森在总结学术论坛时指出,研究人员的任务是维护东南亚的繁荣与稳定。专家认为:“我们的目标是在不同文明之间建立联系,展示新出现的冲突可以和平解决,并让人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从东南亚国家到英国、匈牙利、德国和白俄罗斯等10个国家的50多名听众参与了这次直播活动。

在线方式有其自身的显著优势,并为学界提供了更广泛的受众。最有可能的是,我们的听众不能以通常的在线形式参加会议。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中国语言文学教研室)副教授叶莲娜·科勒帕奇科娃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东南亚语言文学系主任、副教授谢尔盖·德米特里连科指出,这次会议是过去半年来举行的为数不多,且没有重新安排时间的会议之一。“我们将努力确保圣彼得堡学派研究这一地区的传统不会中断。我们必须继续教育学生,让他们对这些地区感兴趣,继续我们的元老们开创的事业。”

在与会者的建议下,会议决定每年举行一次,如果可能的话,将以线上和线下形式相结合的方式举行。

20200915 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