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申请圣彼得堡大学医学项目人数增长了两倍。圣大医务系主任彼得·亚布隆斯基在塔斯社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是圣彼得堡各高校招生运动的首批成果。

p.k. yablonskiy tass

参加发布会的还有阿尔马佐夫国家医学研究中心医学教育学院院长叶莲娜·巴尔蒙(Елена Пармон)、圣彼得堡国立巴甫洛夫院士第一医科大学教学工作副校长安德烈·亚列缅科(Андрей Ярёменко)、梅契尼科夫西北国立医科大学教学工作副校长谢尔盖·阿尔秋什金(Сергей Артюшкин)、师范医科大学招生委员会秘书长维克多·普济廖夫(Виктор Пузырев)。

在新闻发布会上,彼得·亚布隆斯基圣介绍,圣大正在卫生医学领域的各个教育层次进行招生,如:圣大医学院推出各类中等教育项目、“医务”和“口腔学”2个专业硕士项目、28个住院医师项目和4个科研师范人员博士研究生培养项目。

在2020年,我校招生委员会注意到,中等职业教育项目的申请者数量增长了三倍,而专业硕士申请者的数量则增长了两倍。圣大医务系主任彼得·亚布隆斯基认为,这种急剧增长是源于应届高中毕业生对古典大学所能给予机会的期望。首当其冲的是多学科性和教育的基础性——来自圣大11个学院和系教师负责培养未来的医师。

2020年,申请“医务”项目公费学位的学生其平均分达到94.5分,申请“口腔学”项目公费学位的学生其平均分达到93分。

我校在所有领域都看到了质和量的双向增长。在过去的六年中,圣彼得堡大学在与莫斯科国立大学一直在卫生领域的招生质量中分享第一名的殊荣。我校正成为圣彼得堡乃至俄罗斯的医学中心。

——圣大医务系主任彼得·亚布隆斯基

专家们还讨论了疫情给教育过程带去的变化。根据各医学院系负责人的说法,远程学习具有无可争议的优点:越来越多的听众开始参加讲座,这可以理解为学生开始认真准备考试。但与此同时,新闻发布会的与会者们表示,不可能在不与患者进行实时接触的情况下,单凭在线培训来培养未来的医师。“住院临床巡查和夜间值班的氛围已经消失。没有这些,医生就无法成为医生,” 彼得·亚布隆斯基强调道。

据他介绍,现在圣大已经为新学年做好了充分准备:将进行复合型学习——课堂移道在线进行,而实践则在各临床基地(综合诊所、医院和医疗中心)范围内继续进行,后者在圣大有约100个。

是否允许我们进入临床基地取决于卫生委员会和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及公民平安保护监督局的决定。

——圣大医务系主任彼得·亚布隆斯基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迅速传播,除了需要做出果断决定和团结所有力量外,还向医学界提出了伦理问题:年轻的医生是否愿意冒险为患者的生命健康承担责任。据专家介绍,这也可能影响教育过程。“我们当下在红区获得的经验,开阔了我们在伦理层面的眼界,伦理因素理应获得更多关注。我必须在学习期间就尽可能为学生营造伦理教育的环境,”彼得·亚布隆斯基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