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大学副教授奥利加·雅库博维奇(Ольга Якубович)早在学生时期便在杰出的地球化学学者圣大教授尤里·亚历山德罗维奇·舒科留科夫指导下进行研究,日前该研究提出一种全新的同位素地球年代学方法。这是16种现有方法中唯一一种可以估算铂矿年龄的方法。

日前,奥利加·雅库博维奇成功证实,除了天然金属之外,氦元素还可以很好地保存在诸如黄铁矿(由于与贵金属相似,在淘金热期间被称为“傻子的黄金”)和闪锌矿(铂矿石的基础)。在某些情况下,它们可以用于测定矿石的年龄。

由于成矿年龄、成矿规模与矿石专门化之间存在着相当密切的关系,因此该信息在矿产勘探中具有特别意义。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副教授奥利加·雅库博维奇

这位年轻科学家研究的另一个方向是测定天然金属(金和铂)砂矿沉积物形成的持续时间,这也与它们保存氦元素的良好能力有关。

“氦有两种形成方式:放射性衰变,以及与宇宙射线相互作用。在第一种情况下,仅有氦-4同位素形成;在第二种情况下,还会形成氦-3同位素。因此,如果我们通过宇宙射线测量金属中形成的氦-3的量,然后对其进行重新计算,则可以得出砂矿形成持续时间的最小估计值。这对于重建亿万年前地球表面发生的导致金属富集的过程至关重要,”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副教授奥利加·雅库博维奇说道。

对这一研究领域的兴趣相关的还有,我们无法通过任何其他方法来定量测定砂矿形成过程的持续时间,只能通过间接地质观测进行定性评估。而且只涉及地球相对较近的历史——最近5亿年的时期。在同一情况下,科学家利用宇宙氦可以研究数十亿年前地球上天然金属颗粒的风化和运输速率。这段时间的地球表面没有植被,空气中几乎没有氧气。那是一颗完全不同的行星,只能猜测其外观变化的速度。

在未来,圣大副教授奥利加·雅库博维奇计划继续与外国同僚在该领域进行研究,并希望俄罗斯在可见的将来也出现可以测量氦-3同位素痕量的设备。“苏联曾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稀有气体同位素地球化学流派,由杰出的研究人员维塔利·格里戈里耶维奇·赫洛宾(Виталий Григорьевич Хлопин),埃里希·卡洛维奇·格林(Эрих Карлович Герлинг),尤里·亚历山德罗维奇·舒科柳科夫(Юр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Шуколюков),伊戈尔·内斯特罗维奇·托尔斯蒂欣(Игорь Нестерович Толстихин)等人创建。我很幸运能够在杰出的科学家,同位素地质学的先驱,圣大教授尤里·亚历山德罗维奇·舒科留科夫身边学习。这块奖牌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奥利加·雅库博维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