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大学正在采取措施帮助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处于经济困境中的学生。在学生就业援助计划的框架内,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已有500多名学生受聘,还有约250多名学生正在填写必要的文件。

volonters

这些学生中的大多数以前曾向他人提供过现实帮助。他们在心理诊所、法律事务所、金融学识中心、社会翻译中心、IT服务所和圣大志愿者中心的各个项目中体现出卓越的个人素质。

如今,社会上对我校各个事务所的服务有很大的需求。当然,学生此前也做过同样的工作,但是在疫情期间,工作量增长了很多倍。他们在经验丰富的教师的监督下提供法律咨询、心理救助,帮助教师安排远程教育过程,为非营利组织将文本翻译成外语。

——圣大教育工作和招生组织副校长亚历山大·巴比奇(Александр Бабич)

“还出现了新型的活动。例如关于使用各种在线服务的电话咨询。这对于老一辈的人们来说非常重要。关于如何在网上商店订购狗食的分步说明可能需要两个小时。同学们尽全力帮助民众,因此我认为,对他们进行财务支持绝对合理,”圣大教育工作和招生组织副校长亚历山大·巴比奇说。

促进就业方案的执行者是圣彼得堡国立工艺与设计大学。因为此项活动,该校获得了俄罗斯联邦科学和高等教育部的资助。与此同时,圣大自主确定学生就业的方向。作为物质奖励,学生们每人每月都会获得圣彼得堡市最低生活保障金。

参加促进学生就业计划的学生每月可获得12622卢布。

大多数积极分子为城市居民提供远程协助,但其中一些学生的职责具有特殊风险——他们是在线下与年长校友一起工作的圣大志愿者群体。此类援助的第一阶段从圣大管理部门接到的电话开始,其中包含4000多个来电。志愿者们每周给1000人打电话:询问健康状况,记录其需求,并告知可以使用哪些服务。最终形成了一个向其提供线下援助的校友名单。

“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之前早就预见了这些事件的发生。事实是,去年年底我们就启动了一个名为“世代桥梁”的新项目,旨在为独居的退休教师提供支持。我们拜访他们,与他们进行交谈,告诉他们学校当下的生活。自然而然的,当疫情开始时,援助工作继续运作。当疫情缓解时,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打来电话,邀请我们去做客。这令人非常感动。我认为当情况恢复正常时,我们将收到很多申请书,申请去陪伴那些行走有困难的爷爷奶奶,伴他们散步游玩,”圣大青年事务部副主任奥莉加·诺斯科娃(Ольга Носкова)说。

在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实行自我隔离制度之后,化学教育项目的四年级学生弗拉基米尔·安德里雅诺夫(Vladimir Andriyanov)便开始在志愿者中心工作。正是在那一刻,他感受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他此前从未做过志愿者。

我只是决定应该这样去做。我认为那是我应尽的公民义务。

——圣大学生弗拉基米尔·安德里雅诺夫

“当下人们稍稍放松下来,但是当一切刚开始时,许多人感到害怕。老年人被告知要待在家中,并指望能得到亲朋好友的帮助。如果亲朋好友相距遥远,或者完全没有亲朋呢?我认为这便是动因。当然,我知道自己可能会染病,但这并没有让我感到十分恐惧——我还年轻,也一直在关注自己的健康,所以我认定即使自己被感染,后果也不会很严重,”弗拉基米尔·安德里雅诺夫说。

他喜欢志愿者工作。弗拉基米尔为年长的校友带去食物、药品和基本必需品,还代缴水电费。这是志愿者向圣大退休员工提供的标准服务清单。

另一类志愿者——是那些在疫情期间支持我校工作的人员。其中就包括圣大新闻与大众传播高等学院学生会主席,新闻学教育项目三年级学生亚历山德拉·米库林娜。她帮助学生完成以前线下解决的,但是随着疫情爆发转至线上的任务。她讲述了如何通过电子资源申请财务援助,如何通过Blackboard教育支持系统参加考试,如何收集研究生课程资料等等。

“现代青年群体确实擅长使用小工具。但是当他们遇到全新的系统时也可能会遭遇困难。前不久我才得知如何在图书馆的网站上查看我的借书证号码,查看是否有欠款。首先我们自己学会这一点,然后再向其他人解释。我们还会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解决各种问题的分步说明帖,”亚历山德拉·米库林娜说。

根据资助条款,学生就业计划将持续到2020年8月31日。但圣大学生将继续通过我校各事务所和志愿者中心的工作,以正常作息制度来帮助北方首都的居民。

Covid-19疫情期间参加学员就业援助计划的圣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