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大流行暂停了国与国之间的人流往来,但不能阻止国际关系的发展。圣大国际活动副校长谢尔盖·安德留申(Сергей Андрюшин)将为我们讲述,当全世界都处于自我隔离时期时,如何与外国伙伴进行互动,大学之间如何相互支持。

andrushin hoshimin 2019

谢尔盖·弗拉基米罗维奇,新形势下的国际活动形式有何变化?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趋势对几乎所有公共生活领域的进程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国际学术合作也不例外。

作为世界范围内的教育科学活动国际化领导者之一,圣大并没有削减当前和将来的国际项目。尽管取消了大多数活动、会议和旅行,但我校国际服务部的员工仍继续积极工作。首先,我们尤为关注在国外进行学术交流项目的学生和教师。学校每天都与俄罗斯联邦驻各国外交使团以及俄罗斯驻各国使领馆进行互动。时至今日,圣大领导层已经提出许多要求,采取措施支持外国师生,并遏制冠状病毒蔓延。

我校管理层和员工与校友们保持不间断联系,为他们提供信息、咨询和组织支持。我们还为在圣大学习的外国学生提供必要的援助,以帮助其应对冠状病毒隔离措施,并向远程学习进行过渡。

传统上,外国大学代表团、企业合作伙伴以及使领馆和政府部门的代表经常访问我校。现在与他们的交流还在进行吗?

与圣大各合作伙伴方的会谈仍在继续进行,但以视频会议的形式进行。3月19日,受校长委托,我们与伊朗大使进行会谈,就我校与伊朗合作伙伴之间现行的合作项目进行了讨论。期间特别谈到了《现代俄罗斯散文年鉴》波斯文译本的完工,在德黑兰建立门捷列夫纪念碑,开发有关伊朗艺术的联合在线课程,以及将圣大图书馆馆藏的伊朗手稿进行数字化的项目。

4月15日,我们与俄罗斯独联体办事处驻阿富汗代表涅克拉索夫(В. М. Некрасов)进行了电视会议。会议讨论了在喀布尔的俄罗斯科学文化中心的基础上开设圣大代表处项目的相关问题,该中心的主要活动是组织联合科研教育项目,举办科学会议、研讨会以及俄罗斯著名学者和公众人物的公开演讲。会议议程还包括创建俄语语言中心,实施“圣大在线学校”项目,组织教师职业技能在线课程、对外俄语网络研讨会以及旨在支持国外俄语文化的其他活动。

我们继续以线上形式与华为就建立联合实验室并搭建圣大会议空间进行谈判。与此同时,我们同样以远程方式与三星的代表协作,进行扩展物联网领域的联合教育项目的筹备工作。如今,该项目已纳入信息技术领域的所有方向。

2020年新冠大流行之前,已有计划在国外开设新的圣彼得堡大学代表处,并在现有办事处举行各项活动。这项工作进展如何?

我们已经与巴塞罗那和纽约的圣大代表处负责人举行了视频会议,会议中讨论了与国立埃尔米塔日博物馆联合举办的“被围困的埃尔米塔日”多媒体展览的筹备问题,预计在伟大卫国战争胜利日75周年前夕举行,与此同时还会举办学术交流项目和各类会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圣大科学家将就列宁格勒被围困期间的文物保护举办讲座。

作为在线工作的一部分,圣大中国代表处负责人正在起草圣彼得堡大学与哈尔滨工业大学未来联合校区的章程文件,该校区将开设数学、化学和物理学等领域的教育项目。中俄两校的联合校区地处哈尔滨的历史文化中心,占地约6万平方米。该校区的一部分位于经修缮的中长铁路建筑群和原俄罗斯帝国总领馆的历史建筑中。前期与中国教育部协定的各个项目正在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完成章程文件起草工作。今年6月,作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成立100周年庆祝活动的一部分,计划在哈尔滨举行联合校区奠基仪式。

圣大大韩民国第二代表处的组建工作即将完成。我们与仁川的合作伙伴签署了关于成立圣大代表处的协议,正在为开张做筹备。

目前是否与新合作伙伴签订框架协议?

 

当然,关于合作协议的筹备、协商和缔结的工作仍在进行中。在过去的两周内,我们已经与多所大学签订了协议,如金日成大学(朝鲜)、南开大学(中国)、达姆施塔特技术大学(德国)、耶拿大学(德国)和卡托维兹西里西亚大学(波兰)。

在多语种《现代俄罗斯散文年鉴》出版项目的框架内,我们与土耳其“Чевирибилим”出版社达成了一项协议,这使得短期内在土耳其出版小说集成为可能。

2020年3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与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高等教育与中等特殊教育部签署了一项协议,在塔什干开设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分支机构。目前,我们正在努力执行已达成的协议,不久将与乌兹别克斯坦政府领导层举行视频会议,以商定该项目的路线图。

新冠大流行期间世界各地的大学之间可以互相帮助吗?

在这个困难时期,圣大竭尽全力支持我们的外国合作伙伴。3月初,我校开办了“黄鹤楼影像”在线展览,该展览专门献给武汉市及其居民。中国同事们参观了这次展览,并感谢我们对他们的关注。中国驻圣彼得堡总领事馆对圣大在中国疫情爆发困难时期的支持表示最真挚的感谢。我校还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俄罗斯文化爱好者以虚拟形式参观十二学院的建筑,远程参观博布林斯基宫、圣大门捷列夫档案博物馆和纳博科夫博物馆。

当下,许多大学都互相致函表示支持,圣大也不例外。几天前我们收到了毕业生王旭的来信,他现在是河北师范大学的讲师。他在信中说,考虑到当前全球流行的COVID-19疫情,河北师范大学大学校长戴建斌教授向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校长名下寄来了病毒防护医用口罩,并祝以健康、乐观,愿迅速克服流行病。

随着COVID-19蔓延以及政府为预防大流行采取的后续措施,学术界还必须面对一个全新的现实。在当前事态下,我们大多数人不得不中止课堂教学,并将教育研究活动完全转至线上模式。COVID-19大流行确实督促我们团结学者、管理人员和IT专业人员的力量,以确保顺利过渡到远程学习和远程教学,并确保向学生提供最高质量的知识。在这里,我想特别指出圣彼得堡大学开发的高质量在线课程。今天,它们在“开放式教育”、Coursera和学堂X平台上向所有人开放,且在学生中的知名度稳步增长:自从圣大因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开放其电子教育资源的那一刻起,已有10000多名来自俄罗斯各地的学生报名。顺带一提,圣大在线课程的教学语言不限于俄语。例如,塔基亚娜·切尔尼戈夫斯卡娅(Татьяны Черниговской)的神经语言学课程还提供英语版本,开放后立刻便有来自世界各地的27000多人注册,其中包括大量来自德国、英国和美国的学生。

在当下,远程教育和研究研究的最重要元素,是提高世界领先的教育科学资源的开放程度,提供切实相关的信息和最新的科学数据。圣大的国际合作伙伴,世界各大科学出版机构已经向我校和全球科学界提供了免费访问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和相关病毒的最新研究成果的权限。

剑桥大学出版社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出版社之一,它为圣大提供了在Cambridge Core平台上免费阅读各知识领域的所有教育出版物的机会。德国科学出版社Walter De Gryuter以及EBSCO Publishing、ProQuest和JoVe临时免费开放书籍和杂志收藏,并拓宽对其平台和数据库的访问权限。中国知网CNKI允许我校在测试模式下使用中国法律知识综合数据库的数据。 SpringerNature出版社免费提供英语和德语版本的SpringerNature主要教科书以及关于急诊的医学教科书。

圣彼得堡大学早在2015年便向公众开放了科学期刊访问权限,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学生可以在电子出版平台Open Journal System上找到它们。28种出版物涵盖了几乎所有的研究领域,其中16种被国际科学计量数据库Scopus和Web of Science收录。

俄罗斯联邦正在切实开展大规模的工作,以支持受冠状病毒感染影响的国家,圣大积极参与这项活动。例如今年4月,圣大为对外俄语教师举办了免费的信息网络研讨会课程。该课程由23个在线任务组成,它们审视了对外俄语教学的主题问题,对外俄语国家测试系统(ТРКИ)的各个方面,以及当前领域的其他问题。来自约100个国家和地区200多所大学的教师参与了网络研讨会。我注意到,来自俄罗斯教育机构的同事们也没有置身事外:从加里宁格勒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来自俄罗斯各地的大约120名大学教师参与了课程。

在该课程的框架内,还为希望通过对外俄语课程考试的候选人设置了积极备考的试题。网络研讨会以俄语和英语进行。

目前,网络研讨会的录影已发布在圣大信息门户上,任何人都可以观看。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还认为,通过建立各个学习领域的联合在线课程,从而与外国合作伙伴进行协作是非常重要的。如此一来,即使在国界封闭,交流受限的情况下,我们的学生和教职员工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我校提供的服务。为了继续开发这种合作形式,我们正在与许多战略伙伴进行积极的商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