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对冠状病毒疫情发展的预测有很大误差?现在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检测存在哪些问题?接种卡介苗疫苗是否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治有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转化生物医学学院院长、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皮罗果夫附属医院学术带头人、WoS统计数据显示的世界上学术著作引用量最大的学者之一的劳尔·盖内季诺夫谈及了这些问题。

gainetdinov 0

今天,许多科研组织,无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在世界其他国家,都在试图预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局部或是全球性的发展。您有没有做这样的预测?

我是一名从事科学研究的医生,已习惯于使用数据进行工作,并且熟悉现在用于诊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方法。我要说的是,根据现有的数据做预测完全等于瞎猜。现在确诊患者使用的那些检测(通过核酸检测,聚合酶链反应)可以确定在发病时病毒在患者体内繁殖的RNA的量。这些检测无法使用在早期或晚期疾病患者身上。除此之外,接受检测的只是一小部分人:那些被送往医院的或者其亲属,又或者是那些与他们一起乘坐飞机的人。然而,在周围街上行走的没有表现出明显症状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接受检测。

在您看来,现在总共有多少无症状感染者?

人们对人群中无症状感染者有不同的看法。根据不同的估计,从40%到80%不等。在德国流行病学家中,最激进的观点是,一万名接受冠状病毒住院治疗的人可以带来多达一百万的没有接受冠状病毒治疗的人。只能通过抗体来确定谁患病了。感染可引起免疫反应,根据这种反应,可以确定哪些人已经患过这种疾病。但这些检测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是在引入阶段。俄罗斯是在周一,也就是前几天,才开始使用这些检测。莫斯科几家医院的医生已经进行了检查,7%的医务人员的检查显示有抗体。我知道这只是初步的数据,但我每天都在期待更多关于检测的官方信息,当然不仅仅是来自医院的检测信息。

整合这些数据之后,有可能给出更准确的预测吗?

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方法的灵敏度和准确性。现在核酸检测法检测出患者的准确率达70%。也就是说,剩余的30%是假阳性或假阴性。我们每天都在使用这种方法,因此我必须要求同事重复检测以确认结果的准确性。抗体测试的精准度目前还是未知的,我还没有得到任何数据来进行判断。但是,比如,美国已经在批评中国研发的抗体检测了。它们主导市场,但其有效性还没有得到证实,它们中的许多是非选择性的,“捕获”的不是目前的冠状病毒,而是很久以前就“游走”的冠状病毒。我不知道俄罗斯的检测会怎样,我希望在未来几天里能得到更准确的信息。

因此,现阶段所有的预测都是荒谬的。我们不知道初始数据时,可以在计算机上输入任何漂亮的公式,但这只会得到与实际情况毫无关系的数据。有人认为,感染者比我们在“报告”中看到的要多几十倍,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进行过检查,也有人认为感染者比“报告”中的数据要多百倍。当然,我认为现在圣彼得堡的感染人数已经远远超过官方的数据。问题是超过了多少。但是不必为此担心,因为数量越大,集体免疫力就越高。

那么为什么社会如此关注?

让人害怕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死亡率高于流感。据说高1%, 4%, 5%...... 但是,如果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生病了,那么似乎什么事就都可能发生。首先,我们不知道感染人数,我再说一遍,很可能这个数字比我们知道的要高得多。其次,我们不确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与之相反,可能比我们知道的数据更低,因为大部分死亡的人是因为自身带有疾病,所以并不是总能确定是否是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这个惊人的比例不协调的数据让所有人害怕。

有个直观的例子。大约三个星期前,美国科学家估计,该流行病终将导致200万至300万人死亡。一周后,唐纳德•特朗普声称死亡60-80万,震惊了世界。接着,又过了一周后,同样是特朗普又发表了大约会死亡15-20万人的言论。三天前,美国传染病专家,特朗普的首席冠状病毒顾问安东尼·福西说,美国将有大约有6万人死亡。而3.5-3.6万,是美国每年的流感死亡人数。事实上,福奇承认死亡人数不会超过普通流感。随之而来的是一个逻辑性问题:为什么我们都害怕呢?

的确,为什么呢?

不幸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世界卫生组织起了重要作用。我作为一个科学家,对他们的一些声明感到生气:例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死亡率远远高于流感。他们怎么可以在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真的生病了的情况下发表这样的声明?他们这么说的时候,疫情还只出现在中国,而那之后便引起了恐慌。可以说,恐慌是由凭空出现的数据引起的。我们应该依靠真实的数据再对传染感到害怕。

你如何评论这样一种假设,即在人群中接种卡介苗疫苗会影响对新病毒的敏感性,以及发病率和死亡率?

相信这个假设的话我们国家就什么都不用怕了。首先我要说的是:这只是基于某些相关事情的假设,只是这些相关事情看起来非常可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是基于我们,不是基于俄罗斯,而是基于其他国家进行的研究,还有一些是在此次疫情发生之前很久进行的研究。这些研究涉及到接种卡介苗疫苗对增强免疫能力和防治群体中病毒的影响。事实上,人们认为早期接种卡介苗疫苗可以“锻炼”先天性免疫,从而提高对传染病的抵抗力。结果相当乐观,所有这些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公开查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网站的资料,卡介苗疫苗已存在80年,是目前所有可用疫苗中最广泛使用的疫苗之一,在儿童免疫计划中,它的使用覆盖了80%以上国家的新生儿和婴儿。卡介苗疫苗已被证明对儿童的结核性脑膜炎和结核病具有保护作用。它不能预防原发性感染,更重要的是,它不能阻止潜伏性肺部感染的重新激活,而肺部感染是细菌在人群中传播的主要来源。因此,卡介苗接种对结核病病原体传播的作用是有限的。

至于提到与当前疫情最新的关联性,据说,对卡介苗接种有强制性要求的国家(其中包括俄罗斯和前华沙公约国家,东南亚国家,特别是中国,日本,韩国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国家)的死亡率和感染率比“领先国”低数十倍。在目前死亡率和发病率最高的大多数国家中,卡介苗的大规模接种要么从未进行过,要么已经取消。意大利和美国就是从未组织过卡介苗接种的国家之一。在英国、德国西部地区、法国和西班牙,卡介苗接种早就被取消了。

出于好奇,我又查了一些资料。的确,例如,在以前属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并强制实行卡介苗接种的德国各州,新冠病毒肺炎的死亡率和发病率要比早就没有再进行卡介苗接种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低得多。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情况也是如此:前者有卡介苗接种,后者取消了接种。数据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差别是六到八倍。

如果计算意大利和俄罗斯每百万人中的死亡人数,差距超过300倍。从理论上讲,我们俄罗斯正处于疫情最严重的时刻。根据今天的官方数据,我们的死亡率略高于百万分之一,意大利为百万分之三百五十八,美国为百万分之八十。在没有大规模卡介苗接种的所有国家中,发病率都呈指数上升趋势,而在有这种疫苗的国家,包括俄罗斯,发病率都呈线性上升趋势。所以说所有国家都会迎来指数增长为时过早。更不用说,做出严肃的预测。

所以现在任何预测都不能被认为是正确的吗?

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例如,在圣彼得堡前几天的核计中,存在第二个全球性的错误:该计算呈现了病毒传播的指数动态,就如在意大利和其他从未进行过卡介苗疫苗接种的国家一样;而俄罗斯的感染传播动态是线性的,非常符合强制性卡介苗疫苗接种国家/地区的观测值。

一项全球性的关于冠状病毒传播的流行病学科学实验正在我们眼前展开,不久,许多事情将变得更加清晰。现在已经很明显,在有严格和适度限制措施的国家之间,冠状病毒感染的趋势差别不大。例如,在采取严格检疫措施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病人和死亡人数现在都在减少,而在其没有采取严格检疫措施的邻国——瑞士也是如此。相比之下,各国是否具有卡介苗疫苗接种史所反映的数据差异更加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