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自身免疫性嵌合实验室教授兼负责人,扎布鲁多维奇自身免疫疾病中心的创始人和负责人伊耶古达·舍恩菲尔德在“病毒学摇篮”线上会议中讲述了COVID-19冠状病毒感染的严重过程与铁蛋白过高之间的关系。实际上,高铁蛋白血症会触发特殊信号分子合成的增加,从而导致并发症甚至死亡。

2018 09 21 akademia autoimmuniteta min 14 yehuda shoenfeld

正如世界著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研究、治疗和预防专家伊耶古达·舍恩菲尔德所指出的,科学家团队在就对高铁蛋白血症综合征进行了研究。教授说:“我们已经公布了这种情况下的数据,其特点是50%的患者都会死亡。这种情况类似于我们今天正在观察的新的冠状病毒感染。”

铁蛋白在体内起着铁库的作用。该蛋白质结合微量元素的游离离子,中和其毒性并增加溶解度。在这种状态下,人体能够根据需要消耗铁元素,特别是通过铁的调节来帮助细胞中的氧代谢。低铁蛋白会导致铁浓度降低和缺铁性贫血的发生。高铁蛋白血症是病毒和细菌进入体内的标志。高铁蛋白血症也可以由基因突变引起的。在这种情况下,它会导致神经系统紊乱和视力问题。

意大利科学家最近的研究表明,铁蛋白还能够激活巨噬细胞——一种非特异性免疫细胞,它们是最早对抗外来异物的细胞之一。

高铁蛋白血症可以辅证感染性休克,灾难性抗磷脂综合征以及其他巨噬细胞活性高的患者。类似的观察结果也发表在了中美两国科学家的研究报告中。

“巨噬细胞激活后,开始分泌细胞因子。这些是特殊的信号分子,用于将信息从一个细胞转移到另一个细胞。少量的巨噬细胞对身体无害,并有助于保护身体免受病毒和细菌的侵害。但是如果过量,就会发生所谓的细胞因子风暴,在一半的患者中,特别是在老年患者中,可能导致死亡。因此,高铁蛋白血症是严重感染过程的诊断指标,包括COVID-19 。我们的任务是找到一种与之抗争的方法。”伊耶古达·舍恩菲尔德如讲到。

科学家伊耶古达·舍恩菲尔德还确定了另一个重要标志,同样也表明巨噬细胞的高活性和并发症的高可能性,这就是细胞因子CD-143。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自身免疫嵌合实验室在寻找减少血液中铁蛋白的方法的同时,实验室研究人员也在研究使用抗体阻断CD-143以及其他巨噬细胞信号分子合成的可能方法。目前世界各地都在进行类似的工作。

此外,伊耶古达·舍恩菲尔德及其同事正在研究一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疫苗。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使用病毒分子,病毒蛋白作为药物主要成分的方法。这些断片在人体中并未发现,这意味着它们不会产生不良的免疫反应,这使其成为疫苗的有前途的制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