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科学家们正以结节病为例研究免疫的攻击自身机体的行为。他们的研究将有助于了解生病的机制,从而有助于其诊断。

2019 11 25 natalya basanceva 8

免疫系统可以保护人体免受病毒、细菌和真菌的侵害。但有时候它的行为会失控而导致健康细胞或健康器官受损。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自身免疫行为的研究,该研究致力于弄清自身免疫病的病因和发病机制,进而利用免疫工具进行诊断和治疗。

该研究是在俄罗斯联邦政府于2017年2月13日第14.W03.31.0009号项目的支持下,由著名科学家牵头进行的。

研究人员选择结节病作为研究对象之一。结节病是一种非传染性疾病,其特征是在器官和组织中(通常在肺部)会出现结状结构。该疾病好引发炎症反应,对整个机体产生不良影响。

有些疾病的形成机制不十分明确。”——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助教(内科系教研组),圣彼得堡肺病研究所的神经科医生娜塔莉娅·尤里耶夫娜·巴桑佐娃说道:显然,免疫系统在结节病中起重要作用。由于其某些成分活性太高,它不仅影响肺部组织,还会影响身体的其他部分。这也会导致小神经纤维病的发展,为此一年半前我应邀参加研究工作。

反射免疫

通常,免疫系统是这样工作的:有一组细胞非常严格的检查进入人体的外来物质。这能够确保机体对病原体渗透的及时反应。”神经学家解释说:“如果这些细胞正常工作,则免疫系统可以很好地应对感染的入侵。但是,如果他们开始漏掉某些东西,就可能形成肿瘤和传染病,相反,如果他们工作过于积极,就会出现自身免疫病。”

自身免疫反应的出现是因为免疫T环节失衡,参与免疫T环节的主要细胞有辅助T细胞、杀手T细胞以及抑制T细胞。辅助T细胞识别外来分子并传递信号以激活其他免疫细胞。杀手T细胞杀死被破坏的细胞,以防感染进一步扩散。抑制T细胞发挥调解功能,抑制过度的免疫反应。“理论上说,T细胞应该保护我们,但是在自身免疫病中,它们会被误导:某些细胞过度活化,而另一些活性不足。”—— 娜塔莉亚·巴桑佐娃说。

T细胞反应紊乱会触发过量细胞因子的释放。细胞因子是在淋巴细胞之间传递信号的信息分子。它们的性能不同,有促进炎症(引起炎症)的,有消炎(减轻炎症)的也有调节先天性和特异性免疫的。“得过流感的人都会受到促进炎症的细胞因子的影响。”——这位研究人员说:“病毒本身是不会引起发烧和肌肉酸痛的,这些都是由细胞因子触发相应的反应来完成的。”

在患有肺结节病和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患者中,促炎性细胞因子(IL-1β,IL-6,IL-8和FNO-α)的数量增加。细胞因子不仅影响肺组织,而且影响细小的神经纤维:髓鞘(带有髓鞘保护鞘)的A型三角洲神经元和非髓鞘(无鞘层)的C型神经纤维,它们渗透到器官和组织内部中。这会导致神经系统受损,引起心律不齐,视力模糊以及肌肉和皮肤疼痛,使人彻夜难眠。

顺便说一句,根据娜塔莉娅·巴桑佐娃的说法,罗德纳·梅尔扎克和帕特里克·沃拉的经典理论与疼痛在夜间加剧的症状有关。该理论指出,疼痛和肌肉冲动是由相同的神经元处理的。因此,如果一个人割破了手指,他就会不自觉地捏住受伤部位。这样做不仅是为了止血,也是为了激活附近肌肉。疼痛和肌肉收缩的有关信息同时来到大脑的同一区域,因此大脑必须在它们之中做出选择,而出于进化的缘故,它会更选择肌肉。因此,白天运动时感觉良好,但是当上床睡觉时,肌肉放松,不适感又会出现。荷尔蒙波动也会影响症状。研究人员指出:“研究表明,男性患者和更年期女性的疼痛感会更加明显。”

通过毫厘皮肤进行诊断

肺结节病及其神经病变极难诊断。自身免疫病的鉴定需要通过仪器诊断法,并进行全面的医学检查和问诊。70%的病例都是轻症患者,而一半的患者是通过常规例检发现自己患病的。据估计,世界上由于各种原因,包括结节病,患上小神经纤维病的有数亿人,也许比这个数字更高。

此外,医生常常意识不到结节病中的自主神经络合物是神经系统的医学影像。

圣彼得堡肺病研究所的神经科医生娜塔莉亚·巴桑佐娃说到。

但是,如果医生还是不确定,并且决定进行常规检查,即肌电图检查,那他不可能确诊。电子造影术只能显示出大神经的异常,对于神经纤维是没用的。“为了检测小神经纤维病,必须要使用优于这种标准方案的方法。”——娜塔莉娅·巴桑佐娃说:“并且还需要具备相关知识技能。”

因此,检测小神经纤维病的“黄金方案”是皮肤活检。这种方法可以更准确地评估皮肤中神经纤维的状况。通常,医生会从临床表现更为明显的身体组织中取样。首先,专家将该区域麻醉,并用防腐剂对其进行处理;接下来,用活检专用针将一小块约三到四毫米大小的皮肤放入特殊的溶液中;之后染色并在显微镜下进行观察。

据娜塔莉娅·巴桑佐娃介绍,在以色列,通过皮肤活检来诊断小神经纤维病的技术以及相当成熟了。她说:“他们有专家,操作准则和公式化的化验记录,而这些正是俄罗斯所缺乏的。”在政府的资助下,与同事们一起曾在世界上最大的医疗中心之一,位于特拉维夫的医疗中心进行培训学习。“我们在那里学习了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回到俄罗斯进行了为期六月的将所学技能与国内设备磨合的工作。”她介绍到。

为了进行研究,科研工作者们对圣彼得堡肺病研究所的近100名志愿者进行了皮肤活检。其中,约有三分之一被确诊为结节病,约有相同数目的患者是结核病,其余的是健康人士。根据神经科医生的说法,结节病是免疫系统对引起结核病的科赫杆菌(结合分支杆菌)的免疫反应。因此,非常有必要比较研究这两种疾病。

正确的问题决定很多

除了仪器诊断法外,研究人员还使用了特制的问卷。“初期,问卷可以帮助医生进一步确定工作方向。”—神经科医生解释道:“有效的问卷调查表是有用的诊断工具。在研究中,我们使用了神经纤维病变筛查清单中的一种(SFN-SL)。在首次会诊时,我会仔细分析患者的回答。根据患者的说法,我会决定他是否需要进行小神经纤维病诊断。”

此外,此类问卷有助于避免遗漏一些不起眼的(对于医生而言是常见)症状。例如,头昏、视力模糊、心悸或典型的“结节迷茫”—注意力无法集中,感觉疲劳。这些是自身免疫病的典型表现,如情绪变得不稳定,很容易与心理疾病混淆。“然而,在肺结节病患者中,这是最常见的症状之一。” 娜塔莉娅·巴桑佐娃说:“而且,这不是身体状况引起的焦躁不安,而是真实强烈的情绪。”

研究团队现在正在比对临床数据和活检结果。

我们尝试将接受到的信息合并到一个概念中。

圣彼得堡肺病研究所的神经科医生娜塔莉娅·巴桑佐娃说

“无论是结节病还是结核病,都存在全身性炎症、免疫细胞过度兴奋及FNO-α和其他细胞因子的释放。然而,神经病变的临床表现都大相径庭。根据已经检测的活检结果,我们发现结节病患者皮肤中小神经纤维浓度较低。”——娜塔莉娅·巴桑佐娃说。此过程中,研究人员意识到他们需要对此课题进行进一步研究。“不仅要研究神经细胞,还要研究整个组织结构,同时遵循促炎和抗炎细胞的工作机制。” 娜塔莉娅·巴桑佐娃说:“我们希望延长资助,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研究以结节病为例的自身免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