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第一教学副校长玛莉娜•拉芙莉科娃谈到了如何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组织培养从事在北极地区研究工作的专业人才以及主要教育大纲随之进行了怎样的调整。

1056 a arctic slavinskaya

  2019年期间,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拟定了大量的计划旨在补充研究北极的学科。什么时候做出了这个决定呢?

  圣大在很早之前就开始研究北极的课题了:第一个致力于极地研究的计划——“极地与海洋研究”——制定于2011年,几年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加入了国家北极科学教育联盟。我们一直以来都很清楚,我们的城市与该地区有着历史性的联系,依据北极是特殊气候带的事实,俄罗斯联邦的大部分地区都需要各方面的专家。这是个人烟稀少却独具特色的地区,但同时在永久冻土带上居住着北方的少数游牧民族,因此在教育方面上也具有自己的特色和需求。有必要知道的是俄罗斯北极地区的生活条件区别于我国其他任何地区。就这点我们讨论了教育计划中应该考虑到的北极地区的特点。

  如今,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学生教育包括了33种扩大范围的培养方向。部分计划从一开始就侧重于北极地区的研究:例如,双学位计划“极地与海洋研究”,由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与汉堡大学联合培养。另外,我想单独提及“极地环境的综合性研究”计划和“物理海洋学与海洋生物繁殖率”。除此之外,我们向科学教育工作者提出了在现有的教学课程里能否贯彻培养熟知北极地区专业活动的特殊性人才的问题。最后,筛选出了6门本科课程和18门研究生课程。其中包括“生态与环境利用”,“社会心理学与政治心理学”,“波罗的海与北方城市的研究”,“地域发展与不动产项目管理”,“水文地质学与工程地质学”等等。

  此外,北极各地区的生产与科研实践被视为北极的研究部分。今天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学生已经成为了各个组织国际航行与考察的一员,每年都有学生进行学士或硕士学位论文的答辩。大学生们参加的工作有在北冰洋水域的,也有在边缘海区的,甚至陆地上的。通常地质学专业、地球物理学专业、家海洋学专业、地貌学和生态学专业的学生都会参与这项实践活动。

  大体上,北极方向的研究课程都会安排在与地质生态学、石油天然气业、世界政治相关的教学计划里,同时也包括社会学社会工作旅游教学计划。可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名单里呢?

  事实上,同事与专家团队在其有关这些教育计划的专业活动领域内看到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为培养北极专家做出的贡献。例如,北极方面的研究现在计划增添到硕士研究生的“旅游目的地管理”课程中。目的地——从旅游潜力的角度评估,北极地区毋庸置疑也列于其中:世界各地对北极旅游的需求正在逐渐增加。通往北极的水路旅行吸引着各国公民,这也就意味着“旅游与游览活动领域内的外语和跨文化交流”专业的毕业生将大受欢迎。“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最初就打算与自成一格的人共事,而北极地区毫无疑问独具特色。我相信社会学的学生都认为,应该要有关于北极生活的社会学研究。

1056 a arctic slavinskaya

  今后是否打算进一步将与北极研究有关的学科教育课程纳入教学计划中?

  是的,如果我们的用人单位及国家制定人才培养政策的政府机构觉得有必要的话,例如,圣彼得堡北极事务委员会。在与他们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大学可以为当地的人才培养做出怎样的贡献。除此之外,我们也很关注国际合作伙伴的意见。特别是,在“对话俄罗斯——韩国”的民众国际论坛中,经济学家们听取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专家对北极问题的观点。

  第一届北极大学的会议上,艺术家莉莉娅斯拉温斯卡娅捐赠予了圣大一系列在北极考察期间拍摄的照片。那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有没有考虑过培养些致力于北极创新发展的艺术家与设计师呢?

  很有可能。最近我参观了总统图书馆“艺术与人文科学领域的应用信息学”专业毕业生的多媒体视频作品展览开幕式,并意识到我们教授学生的只是技术,主题的选择——是由他们自行决定的。万口一辞,一旦你发现自己在北极,就会想立即投身于专业摄像中。显然,北极地区本身作为灵感来源,就可能激起我们的艺术家和设计师的兴趣,我想我们会建议将这一主题纳入教学与创作工作中。

作者:莉莉娅•斯拉温斯卡娅

  在国际北极论坛上,地球科学研究院院长基里尔奇斯佳科夫谈到了北极专家短缺的问题。那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会不会开设新的课程,以培养从事于该地区工作的专家为初心?

  为了减少地理、生态和其行业领域的人才短缺问题,我校一定会继续开展相关培训:下学年,我们计划将“极地与海洋研究”的预算内研究生的数量增加两倍。而根据需求,我们将培训该地区所需的其他后备工作人员。例如,现在商论的北极与南极考察中心理学家参与的必要性,他们能够帮助极地探险者克服压力,毕竟长时间处于气候条件复杂且封闭的空间里却非易事。

  如果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积极培养北极地区专家,那几年后会不会导致劳动力市场过剩呢?

  我想短时间内不会发生的。并且我们需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这些毕业生将来会在哪儿工作?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培养的专家最终没有去北极,这也许是自己改变了主意,抑或是没有人派他们前去。因此,我校在这一领域里主要的工作方向仍是与北极课题相关的科学研究。而且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上可能会产生对制定进修计划以及获取北极地区工作的其他专长的需求。

  而另一个问题就涉及到谁将进行我们北极方面的学习。许多来自我国西北和北方地区的学生都报考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虽然他们当地也有培养北极地区人才的教育中心。如果远北地区的居民想要参与北极方面的教育计划,且学成后想回到家乡,那么我校将会支持这一想法。

 1056 a arctic slavinsk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