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典的名字在世界上是众所周知的:来自欧洲和亚洲不同国家的人们阅读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听彼得·柴可夫斯基的歌剧,欣赏伊万·艾瓦佐夫斯基的画作。但现代俄罗斯的文化在国外有足够的代表人物吗?

第七届国际文化论坛“俄罗斯文化走出去:如何以及为什么它被需要?”小组会议讨论了这个问题。

莫斯科国立大学区域和外语研究院地区研究教研室教授,作家和翻译家玛利亚·格罗万尼夫斯卡娅认为,为了让外国读者了解俄罗斯作家的作品,必须结合两个因素,即书籍的准备与推广不仅是另一种语言的翻译,而且是对另一种文化形态中的人们的理解。

当代作家的很多作品都很少被欧洲读者所接受,而另一些作品则被指责就是为外国读者写的。

类似的评价对于俄罗斯电影导演也是常有的事,例如,一些评论家认为,导演安德烈·支瓦金采夫电影是为外国观众制作的,并且从一开始就被翻译成另一种文化的语言。然而,为了文化出口,作品应当先说服它自己的国内读者,而文学机构对于作品在国内外的推广则是必要的。

在韩国整个俄罗斯文学中最受欢迎的是19世纪的作品,据统计,73%的读者选择了它们。正如高丽大学的教授苏宗俊教授所说,这些作品离读者更近,更明白,能够提供观察周围世界的新视角。从1972年到2015年,超过80位俄罗斯作家的作品被翻译成韩文,而韩国读者通过译介可以了解上千名作家的作品。但是如果高级的俄罗斯文化,例如文学或绘画,已为人们所知道,那么日常文化,如美食、时尚、当代音乐和电影,还是很少人知道,韩国大众了解它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有趣的是,类似的情况在世界各地和俄罗斯古典音乐领域都可以看到:世界各音乐学院和剧院的曲目都包括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穆捷斯特·穆索尔斯基和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的作品,而当代年轻的作曲家在世界上几乎没有空间。

俄罗斯作者更为成功的是相对现代艺术形式的动画。现在外国观众所熟知的不仅是苏联动画经典,而且还有近20年来拍摄的动画。“动画协会”工作室文化总监、影评人巴维尔·什维多夫解释说,现代动画流行的原因在于,它们从一开始就是全球定位,而并非仅仅针对俄罗斯市场。“如果说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动画,那么我认为是“真诚”一词。如果我们回想一下那些流行于国外并至今还有名气的苏联动画电影,就会发现它们都是以最真诚的动机创作出来的,” 巴维尔·什维多夫说道,“亚历山大·普涂申科的动画《新格列佛》拍摄于30年代中期,对全世界的定格动画都产生影响,产生同样影响力的还有苏联木偶动画的制作。值得一提的还有列夫·阿塔曼诺夫,如果他的《小红花》和《金色羚羊》还不为外国观众所知,那么他的《冰雪皇后》则已成为经典。这部动画得到很多导演的参考借鉴,其中就包括宫崎骏。”

如今俄罗斯动画走向国外的不仅是品牌,如在意大利受到欢迎特许经营的《玛莎和熊》。而且还有积极参加国际动画节的作者动画,只是它们很少为国内观众所知。所以俄罗斯的电影和动画导演实际上是在为其他国家工作,在国外创作自己的新作品。正如巴维尔·什维多夫所指出的,动画能够成功地走出去,不仅与国家有关系,而且与艺术家也有关系。但是应当记住,如果俄罗斯没有对电影教育的支持,如果没有对成功动画品牌以及实验动画的支持,那么专家的流失会更加严重。

专家们得出结论,跨文化交流对于俄罗斯艺术创作走出去是十分必要的。而国际文化论坛的例子表明,正是在这个空间中,其他国家的代表才有机会沉浸在工作中,并将有关俄罗斯艺术的印象和见闻带回家。“在我看来,现在不仅需要对文化形象包装,使其多义性被接受,更是需要搭建文化桥梁”,玛利亚·格罗万尼夫斯卡娅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