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声”比赛的获胜者加林娜·西姆参加了以彼得大帝命名的人类学和民族志博物馆举办的研讨会。该比赛是为纪念非洲校友叶甫盖尼·舒雷金而设立的。

nigeriya

加林娜·西姆分享了她对恩德方言的研究成果。她是在今年一至二月期间在尼日利亚克罗斯河州进行的研究工作。尼日利亚有着自己独特的语言多样性特征。在这个国家生活的居民所讲的语言超过五百种,而其中大部分语言还很少被人研究。而加林娜所去的地区面临区域犯罪和生活水平低下的问题。“在这样的条件下前往非洲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亚历山大·热尔多夫教授说。

“加林娜愿意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从事研究工作,这是值得尊敬和赞扬的。”大赛发起人之一,俄罗斯科学院非洲民族志研究员尼古拉·斯杰布林-卡缅斯基强调。

“非洲之声”比赛的举办是为纪念圣彼得堡非洲同胞国际红十字会亚的斯亚贝巴分会成员叶甫盖尼·舒雷金(1990-2016)。叶甫盖尼从事非洲之角伊斯兰教历史研究工作,以及南埃塞俄比亚奥罗莫-博兰族氏族系统以及博兰族群体的历史研究工作。在2016年九月叶甫盖尼在前往埃塞俄比亚前日因事故不幸去世。

加林娜·西姆最初从事艾克伊德语族的比较研究工作,她对已有数据的重新审查工作很感兴趣,同样也计划与当地取得联系,从而使得进一步的语言考察工作成为可能。

恩德方言是尼日尔-刚果宏观家族邦托伊德语族里艾克伊德语中研究最少的一个分支。根据“民族学家”目录的数据,如今有约七千人讲恩德方言。而最新的关于该种语言的科学数据还是在半个世纪之前收集的。

从第一次研究人员详细的语言考察中可以得知,恩德-巴雷普方言的名称来自使用该语言的村庄的名字。

为该复杂地区语言考察工作提供支持的有艾克伊德语族领域优秀的研究员、得克萨斯州语言学暑期学院工作人员约翰·沃特斯(他从70年代开始就一直研究艾克伊德语族,是该领域全球知名专家),还有卡拉巴尔大学教师爱约·门萨。当地牧师来努斯·奥特罗尼成为了向导,他帮助与那些最古老的村庄取得联系,并帮助寻找讲该种方言的人。

巴雷普居民从事农业,种植可可、山药和香蕉供出口。加林娜在描述该村落社会语言学情况是说,许多居民同样会讲与他们相临近的语言恩德语。他们与讲恩德语的人有共同的经济活动和跨族婚姻,这使得双方语言的词汇也相互渗透。

非洲学专家指出,有一天克罗斯河州的官方语言埃菲克语会失去其流通性。

“对于我所研究的对象群体的孩子们来说,他们的第一语言是英语”,加林娜·西姆评论道。“年轻的一代对自己的母语知之甚少,因为英语在社会上更有声望,而中学和大学里也都教授英语。”

我认为在克罗斯河的情况同样也存在于达吉斯坦。我希望看到本土语言与欧洲语言、当地通用语言与邻居语言的稳定共存。事实上,我们正在目睹一场语言转变,经过几代人之后,讲巴雷普语的人最后完全转向讲英语。

 “非洲之声”比赛获胜者加林娜·西姆

按照对于记录不完善的语言的惯例,加林娜是从字典工作开始收集语言数据的。与此同时,所有的话语都用现代设备记录下来。这使得预先编纂巴雷普地区语言音素和语调的资料库成为可能。除此之外,该语言的语法信息也被初步收集。

由于在巴雷普地区的工作只有三周,所以部分研究工作只能计划返回后继续完成,其中就包括使用专业技术设备测量语调以及频率片段特征。她认为这些恩德语的新数据将有利于追踪该语言的当下状态,甚至帮助重建艾克伊德语族的元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