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圣彼得堡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化学副博士弗拉基米尔·科切米罗夫斯基领导的圣大研究小组正在研发一种分析圆珠笔和中性笔书写成分的新方法。通过这种方法,可以确定签名或签字的时间,但这些文件须满足不超过100个月的条件。

poddelka dox 3

今天,用于帮助律师在法庭上解决各类案件情况的跨学科研究的成果,已经在欧洲科学期刊《Applied Sciences》上发表。

目前,最常用来进行笔墨分析的方法是色谱法。其实质是将墨水中的挥发性成分,即溶剂作为判断依据。文件越久越旧,文字中的这种成分就会越少。然而,尽管这种方法很常用,但也有其不足,因为两年后这些溶剂就会完全消失,所以,比如五年前的文件,就已经无法进行分析了。况且,挥发时间还受到湿度和温度的较大影响。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者提出一个新的想法:不根据溶剂进行判断,而将染色物质本身作为判断依据,因为大多数的笔(约80%)都含有三种染色剂。科研人员正在对它们在臭氧气体氧化作用下的反应进行研究,而臭氧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几乎不发生变化。结果表明,这一拉曼光谱研究法适用于色谱研究范围之外的文件,即可确定20至100个月之内的笔墨年限。目前,该方法的结果误差有六个月,但科研人员有意继续推进这项工作并将误差值缩小至两个月。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小型创新企业“激光化学”总经理弗拉基米尔·科切米罗夫斯基表示:“企图伪造文件,这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着。这一话题备受关注,但分析笔墨的方法与可能性却不多。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可借助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科学园区的独特设备来实现。加之,试验测量还不够。为在法律程序中使用这一方法,则必须通过法律的检验,因此,律师同仁们也常常为我们答疑解惑,指点迷津”。

法律专家在这项研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为研究目标是改进司法实践的文件审查工作。回想一下,今年九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与俄罗斯联邦调查委员会签署了一份相关机构可以进行联合科学研究、交流经验、开展此类专家活动的协议。

众所周知,目前,针对文件的技术与侦查研究是极其广泛的,而确定文件创建年限的新方法也为解决法律诉讼问题提供了广泛的机会。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娜塔莉亚·基丽洛娃

“我的同事们在全国各地进行了约60次相关鉴定。在民事和仲裁过程中,最‘热门’的是鉴定研究,然而它们在刑事诉讼中也同样可以发挥作用。科研成果在国际期刊上发表后,便开始有来自海外的寻求帮助鉴定的提议”,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法学博士娜塔莉亚·基丽洛娃解释说。

签名、印章、印刷文本,甚至是纸张,都在研究人员的审查范围之内。通常,他们不仅被要求确定这样或那样标记的时效期,还要确定其先后顺序。然而,弗拉基米尔·科切米罗夫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副教授安德烈·特维里亚诺维奇,以及他们的同事们对曾经存放在切尔诺贝利灾区的有关清理人员工作信息的真实杂志进行了鉴定。原来,在21世纪初的文件中,有一些切尔诺贝利受害者的名字是伪造的。另外,该项技术不仅可以用在法学领域,也可用于艺术学研究,如寻找隐藏的铭文标记或确定画作的创作年代。

研究人员指出,对律师和化学家来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还须向专家确定问题的正确表达方式。有时,他们会问:“文件何时被创建?”,但在同一张纸上的印鉴、手写签名和打印文本的出现时间有可能存在极大差别,因此,研究人员还很难说出创建整体文件的确切日期。

通常进行笔墨分析时,会借助于样本的比较,如,为方便科研人员可以进行对比,将带有签名的文件存放在已知温度和湿度下。然而,现行立法禁止鉴定专家独立收集证据,因此研究人员建议创建一个文件样本库,其中包括在已知时间创建的不同油墨,不同纸张的样本。但如何“合法化”这样一个文件库呢?这个问题只有交给法律专家去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