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生物学家为了记录动物母亲是如何摇晃幼崽入睡的,用几个月时间研究了太平洋海象和印度狐蝠的行为。科学家们成功发现,不仅是人类习惯从左边抱着小孩,这种习惯在动物界也非常普遍,并且对于很多哺乳动物来说是非常典型的特征。

morzh chukotskoe 5

该项研究由俄罗斯科学基金会提供支持,研究结果发表在英国皇家科学界的杂志《生物学报》(Biology Letters)上。

尽管很早之前就知道母亲习惯用左手抱小孩的特点,但是科学家们一直以来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人类会出现这样一种习性。曾经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社会现象,而之后出现另外一种观点,认为这是灵长目的特点,因为这种特点也出现在人类近亲智人(Homo sapiens)身上,比如大猩猩和黑猩猩。但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生物学家最近的研究表明,将母亲放在左视角的需求是一种具有进化根源的特征,不仅是人类所固有的,而是所有哺乳动物所固有的。

\morzh chukotskoe 5

 “在之前的研究中心我们发现,不是灵长目的,以及很少使用四肢与后代互动的哺乳动物的幼崽(比如马或者鲸类),它们更倾向于用左眼来看自己的母亲”,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讲师、生物科学副博士安德烈·基列夫说道。

在这项工作中,我们决定找到所缺少的最后一块拼图 — 弄清楚哺乳动物,而不是使用前肢与幼崽进行互动的灵长目动物的行为。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讲师、生物科学副博士安德烈·基列夫

为此,研究人员选择了太平洋海象(Odobenus rosmarus divergens)和印度狐蝠(Pteropus giganteus)作为研究对象,因为这两种动物与幼崽的关系十分密切,而且它们每次只生下一个幼崽,如果母亲同时需要和两个幼崽互动,那么久很难判断它们是更倾向于左边还是右边。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科学家团队,以及副教授伊戈尔·马拉什切夫和科研人员卡丽娜·卡列尼娜观察了楚科奇海科柳钦岛上的海象,以及斯里兰卡岛上的果蝠(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提供考察经费)。

 “我们发现,用左眼看母亲的偏好是所有哺乳动物所固有的特点”,安德烈·基列夫说道,“右脑用于加工左眼所获取的信息,而右脑中的一切就开始用于识别具有社会意义的形象,也正是在加工关于母亲的信息的过程中起到了主导作用。我们在海象和果蝠身上都看到了这样的机制,它们也表现出左边的偏好”。

有趣的是,在人类、大猩猩、黑猩猩以及海象和果蝠的情景中,母亲和孩子的位置是互相有利的。当母亲用左肢摇晃幼崽入睡时,动物之间只通过左眼接触,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最舒适的位置。尽管左边的偏好对于所有的哺乳动物来说是非常典型的,但不是所有的哺乳动物都表现出这一特征:比如,食蚁兽的幼崽是趴在母亲的背上行走,因此从生物学上来说,它们不需要这样的接触。

morzh chukotskoe 5

结果表明,人类习惯从左边抱小孩的偏好出现的原因是,这种偏好是哺乳动物的特征,而解放了的四肢只是帮助左肢完成摇晃的动作。就如研究人员所提到的,躺在母亲左手中的婴儿比躺在右手中的婴儿较少发脾气,而习惯被抱在右边的小孩,成年后和同龄人相比,在辨别人脸上要略逊一筹。

 “此外,不论是左撇子母亲还是右撇子母亲都表现出左边的偏好”,安德烈·基列夫说道,“有趣的地方在于他们自己是怎样解释这样的行为。右撇子说这样更方便,因为右手可以给孩子做其他的事情,而左手用来抱孩子。左撇子则说他们的左手更强壮,因此才能抱住小孩”。

生物学家指出,这项研究让我们能更多的了解哺乳动物的大脑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大脑的基础属性之一的不对称属性(单侧化)是怎样表现出来的。未来,这些数据还可以帮助我们研究儿童孤独症和母亲产后忧郁症的原因,因为右脑的运作是与人类的社交和游戏行为直接相关的。